2017年1月27日星期五

2017 大阪‧広島雙城記(二)~冬の京都半天遊

DAY2~『大阪府』東大阪 (瓢箪山)→『京都府』京都 (京都駅、清水、祇園)
瓢箪山
在大阪的第一晚,飽受腸胃炎的煎熬,整晚與馬桶為伴,發燒、拉肚子、嘔吐「無限 loop」,好不容易捱到了早上,只覺胃裡空空如也,「能量棒」只剩下一滴能源,躺在床上什麼也做不了。
媽咪和阿斐去超級市場買早餐,順道幫我買了些即食粥回來,勉強吃了一點就再多睡一會。我睡覺、媽咪上上網,阿斐亦不愁寂寞,拿著我的 Kindle 狂煲《神探伽俐略》。
又睡了幾小時,感覺精神回復了一點,當我們整裝待發,準備出門口時,原來已經十二點,應該是有史以來最晚出動的一次。
今天我們其實也沒有安排什麼節目,由於上趟聖誕節時沒有去過京都,於是就決定去探一探這個我最愛的日本城市。
我們從瓢箪山駅出發,先乘近鉄去大和西大寺駅再轉車去京都,前後共花個半小時,因此去到京都時已差不多兩點。

▲藍天白雲下的近鉄瓢箪山駅



京都‧京都駅
午飯時候早已過去了,雖然我仍然沒有胃口,但小姐們亦要吃午飯,因此我們就去京都駅旁的伊勢丹覓食。
伊勢丹 11 樓的「レストラン街」(Restaurant Street) 有「築地寿司清」、shabu-shabu 的「モリタ屋」等十多間餐廳,但看來看去,我能夠吃得到的就只有「京豆冨‧不二乃」的豆腐料理。明明其他的店均不用等位,唯獨是「不二乃」偏偏要等位,還一等就等了半小時,十分無奈。

京豆冨‧不二乃
看看餐牌,「不二乃」有松、竹、梅三款套餐,我們於是各點了一個。

▲位於伊勢丹內的「京豆冨‧不二乃」

每個套餐均包含了多款豆腐料理,不過我就只能選一些清淡和易消化的,其中香濃的豆乳和有趣的湯葉等固然吸引,但最精彩的卻是又香又滑的豆腐花,比香港的豆腐花香濃得多。

▲清淡的豆腐鍋,最適合腸胃不適的我

▲是日美味之選「豆腐花」

除了主菜,套餐還附送甜品和飲品,蛋糕和「丹波黑豆珈琲」亦是水準之作,連胃口欠佳的我也忍不住大讚。

▲兩位小姐負責食炸豆腐


清水寺
午餐後就是觀光時間,既然大家都沒有特別想去的地方,我們就決定去「老地方」清水寺。下車後沿著五年坂上山,感覺這一帶的商舖越開越多,現在竟然還有迴轉壽司店,好像與古樸的清水寺有點格格不入呢!
除此之外,「變裝店」也開到成行成市,感覺上已有點泛濫,而街上亦充斥著穿上了和服的遊客們,燕瘦環肥之餘,部份還「素顏」上陣,與我們印象中的和服美女有著極大的落差!
來到清水寺的仁王門前,我們照例沒有入寺參觀,在門外吸吸「靈氣」已感滿足,而這亦是我們每趟來京都的「指定動作」。

▲又來到了「老地方」清水寺仁王門

▲來一張合照!

沿著商店街走走,雖然大部份的店舖已不能吸引到我們,但唯獨是「本家西尾八ッ橋」卻往往能吸引到我們掏腰包。

▲逛街時間

「本家西尾八ッ橋」經常會推出新口味,好像今次就有「檸檬茶」味的八橋燒餅 (其實是檸檬味和紅茶味,如果一齊吃,相信會變成檸檬茶味吧!),經「嘴刁刁」的阿斐試過,發現味道不錯,於是就買了幾包。

▲本家西尾八ッ橋

▲每次都期待著本家西尾八ッ橋的新口味

轉入三年坂 (產寧坂),我就例牌地影影垂枝櫻和長樓梯 (雖然現在看到的只是枯枝)。

▲指定地方拍攝指定照片

接著就繼續舊地重遊,去看看專賣吸油紙的「よーじや」,媽咪另一個「指定動作」是逛逛香舖松栄堂,我們一向都喜歡在家中點京都的香,媽咪說這些是「京都味」,可是小姐常常說這些味「難聞」,小姐!你還是太年輕了!這可是京都之醍醐味呀!

▲邊個夠我衰?

走著走著,想起我們來過京都不下二十次,櫻花夾道的初春、綠意盎然的盛夏、紅葉翩翩的深秋也先後看過了,可是彷彿與雪景無緣,往往遇不上下雪,好像明明前幾天的京都還下著雪,可是當我們來到時卻連雪花也不見一片,始終看不到雪中的金閣寺和清水寺,著實教人失望。

▲黃昏的街道上

▲二年坂

又經過了二年坂、八坂の塔等,信步走到了八坂神社,當年在除夕夜敲除夜鐘,那個萬人空巷的震撼景象又浮現腦內。

▲八坂神社內的「舞殿」

▲面向著四条通り的「西楼門」


一澤帆布
媽咪想為阿斐選購一個書包,想起的自然是京都的名店「一澤帆布」。進入店內看看,發現「一澤帆布」和「一澤信三郎帆布」兩個明明分了家的品牌竟同時出現,究竟實情如何,我們當然亦不會去深究,目標是為阿斐選一個合適的書包。

▲久違了的一澤帆布

結果,小姐選了一個深藍色的、容量最大的書包,盛惠 ¥22000。相信沒有多少個香港小學生會用「一澤帆布」作為書包,可算特別,不過我們亦請小姐要好好珍惜,起碼要用到畢業呢 (中學?)!

▲選了個大書包


京都駅
離開「一澤帆布」,我們就轉戰京都駅,先去 Yodobashi,讓阿斐看看玩具。經過多次慘痛經歷,小姐亦學會了理財之道,今日只是扭了幾回扭蛋,十分忍手,原因是要留待明天去 Universal Studio 才全力出擊!再到附近的 Matsumoto Kyoshi 掃了大批腸胃藥後,我們就準備吃晚飯。

山內農場
媽咪自上次在福岡吃不到「黑雞」後,一直念念不忘,雖然我吃不下,還是「捨命陪君子」,拉大隊去「山內農場」會會「黑雞」。

▲用上黒さつま鶏的地どり炭火焼

我們所說的「黑雞」其實是出產自鹿兒島的一種走地雞「黒さつま鶏」,炭火燒就最為惹味。

▲惹味的燒雞翼

媽味如願以嘗吃到了「黒さつま鶏」,食家阿斐亦嚐到近期至愛的雞腎和她口中的「日本雞翼」,可憐我就要「齋戒」,看著滿桌的美食,感覺就只有「反胃」,只能夠吃幾口魚仔粥。

▲我的晚餐


京都半日之旅結束,我們又要起程返回位於瓢箪山,為了省點時間,今次就坐特急列車去到大和西大寺駅才轉車,約一小時就回到了瓢箪山駅。

1 則留言:

  1. 連續劇:
    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1549768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