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24日星期六

2016 冬の大阪‧福井紀行(三)~再來一次豪華越前蟹盛宴

DAY2(下)~『福井縣』勝山→越前大野→坂井 (三国町)→越前大野
我們離開「福井県立恐竜博物館」時,雖然已見晚霞初現,但看看錶,原來亦只不過是四點幾,出發去坂井略嫌太早,既然距離今晚落腳的越前大野只有十來分鐘車程,早點去 check-in 也好。

越前大野‧扇屋
我們入住的是位於越前大野市中心的「扇屋」,是一間傳統的日式旅館,但可能日久失修,兼且我們入住的是「舊館」,看起來難免有點破舊。不過,其實我們對住宿一向要求不高,只要床舖夠乾淨、房間夠大就已經足夠,因此我們對「扇屋」亦頗感滿意。小姐們負責整理行李,我就小睡了一會,養足精神後又再次出動。
由越前大野回到坂井又是個半鐘頭的車程,此際天色也已黑齊,漆黑的山路上,除了車頭燈外就沒有任何照明,就算上到高速公路也好不了幾多。

坂井‧三国町
今晚我們原本想「翻尋味」,去上次吃過,讓大家讚不住口的「松風莊あらや」,可是由於這幾天剛好是日本的三連休,「松風莊あらや」早已經客滿,只好改訂另一個我們同樣光顧過的「たけ庄」。

回転寿司三国港
日本好友 Ellen 幫我們訂位時發現原來「たけ庄」不單搬了家,而且晚上不營業,因此我們需要前往「たけ庄」旁邊的「回転寿司三国港」。「回転寿司三国港」和「たけ庄」其實都是同一個老闆,因此在哪一間吃越前蟹亦沒有分別,反正我們亦訂了「個室」,而「回転寿司三国港」還有一個好處,就是吃蟹之餘還可以吃其他的壽司呢!

▲準備開餐!


當我們點好飲品,椅子還未坐暖,想不到越前蟹已經「搶閘」登場。由於 Ellen 訂位時已為我們訂了「燒ガニ」(燒蟹) 和「茹ガニ」(蛤蟹) 各一,師傅在我們到達前已把蟹烚好,待我們到達就可以馬上上桌。
不得不配服日本人講個「信」字的精神,只靠一通電話,一點訂金也沒有收過就為我們預備好兩隻身價合共 ¥50000 的越前蟹,萬一我們「放飛機」,豈不是血本無歸?時有聽聞有些香港人、台灣人亦試過訂了房卻不出現,事前亦沒有任何通知,令旅館方面大為生氣,因此我們有一份堅持,就是要做一個負責任的「旅人」,專重日本「講個信字」的文化,不要辜負人家對我們的信任。

▲越前蟹雄蟹和雌蟹的分別

說到在日本食蟹,一般人都會想到北海道的鱈場蟹和毛蟹,但要數日本的「蟹王」,一定非越前蟹莫屬。不過,由於越前蟹一向不出口,加上福井縣不是遊客熱點,因此少有像我們專程來吃蟹的遊客,聲名自然不及北海道的蟹。
越前蟹在日本人心目中卻是地位崇高,身價動輒兩、三萬円,加上幾百年來一直都是皇室的貢品,絕對是「蟹の王者」!越前蟹的漁期為 11 月到 3 月,而能夠稱得上「越前蟹」的,就只有在福井縣三国港、越前漁港、敦賀港和小浜漁港所捕獲的最高級的松葉蟹,而且必須為雄蟹。

▲這一隻的蟹膏一般,未夠吸引

我們今晚點了兩隻各重 1 kg 的越前蟹,每隻要價 ¥25800,當真要好好品嚐品嚐!至於阿斐亦不能小覷,不再滿足於兒童餐,自己點了一隻「セイコガニ」(雌蟹),身價剛好是越前蟹的十分之一。

先吃「茹ガニ」,用鹽水烚蟹是最傳統的越前蟹烹調方法,特點是能帶出越前蟹的鮮味。

▲「茹ガニ」和「燒ガニ」各一,美味大比拼!

越前蟹最吸引我們的,當然是滿載蟹膏的蟹蓋,一打開時馬上感覺蟹香撲鼻,一啖落口更是超級香濃,可說是味覺的最高享受。
至於越前蟹的蟹肉亦一點也不遜色,蟹肉紋理細緻清晰,有質感又彈牙,尤其是蟹身連接著蟹腳的那一部份,那種啖啖鮮甜蟹肉的感覺,令我們回味無窮。

▲蟹蓋內的蟹膏無比吸引

吃罷「茹ガニ」,接著就是「燒ガニ」,由於水份被抽乾,蟹味顯得為濃郁,再加上蟹殼和蟹肉有少少燒焦,多了一份香口的感覺,又是另一重至高的享受。

▲最美味的食法~以蟹腳蘸蟹膏來吃

「燒ガニ」最令人難忘的,就是那些香濃無比的蟹膏,在加熱後微微融化,無論直接吃又或者用蟹肉蘸著吃同樣美味,北海道毛蟹、兵庫縣的香住蟹馬上被比下去。

▲最奢侈的食法~直接吃!

至於阿斐的「セイコガニ」亦不是等閒貨色,雖然蟹肉不多,但一隻蟹就同時擁有「外子」(蟹子) 和「內子」(蟹的卵巢,亦即是那些橙色的「蟹膏」) ,無論口感、味道均各具特色,與越前蟹同樣是不可多得的人間美味。

▲小人吃小蟹


今餐的越前蟹雖然美味無窮,但可能不是第一次吃,感覺沒有了當年的驚喜,同時由於上桌來得有點急,「茹ガニ」還未吃完「燒ガニ」就趕著上桌,令我們應接不暇,部份蟹肉放涼了,令美味程度稍減。
吃罷了蟹,我們當然沒有空間再吃壽司,不過蟹粥就不能不吃。
蟹粥表面上是一窩普通的粥,可是裡面卻放入了大量的蟹肉和蟹膏,鮮甜無比,說它是我們吃過最美味的粥也不為過呢!因此雖然前一刻大家還嚷著肚飽,但當蟹粥上場,不消一會就給我們吃個碗底朝天。

▲一窩鮮甜味美的蟹粥

▲捧著肚子離開「回転寿司三国港」


越前大野‧扇屋
從坂井返回越前大野,自然又是個多小時的車程,數數手指,今日前後合共駕駛了八、九小時,小姐們幾乎睡足全程,而我就憑著「堅忍不拔」的精神 (小姐最近的口頭禪),平安地把大家送到了旅館,結果支持不到小姐們浸完溫泉回來就睡著了。

然而,我們今晚的故事尚未完結。話說睡到半夜,忽然聽見阿斐喃喃自語,原來她朦朦朧朧地起了床,問她想做什麼?她說:「我都唔知......」,問她是否想去廁所?她卻答不知廁所在哪裡。當她終於找到廁所如廁後,竟坐在媽咪的床鋪上脫褲,當然又是模模糊糊地被叫停,然後又糊裏糊塗地睡去了!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