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1日星期日

2016 福岡x長崎の跨年遊(五)~慶祝新年‧「初詣」神社參拜と買福袋

DAY3(上)~『長崎縣』長崎 (稻佐山、思案橋、皓台寺)
今天是 2017 年的第一個早上,昨晚臨睡前還一度幻想自己可以天未光就起床,然後走上稻佐山看 2017 年的第一度曙光,不過現實中當然是敵不過睡魔,懶床懶到日出後才出門「晨運」。
走到街上,就看見 Starbucks 雖然尚未開門但店外已排著人龍,估計應該是排隊買福袋,看來今天我們都應該「應應節」,買個福袋慶祝一下新年呢!

▲2017 年的第一個日出


在柔和的晨光引領下,我一個人沿著中島川旁的電車路走,而期待著不同型號的電車出現,尋找有趣的構圖和背景就成為了一個有趣的節目。

▲清晨的街道上

▲主角又是電車


眼鏡橋
今早「晨運」的目的地就是橫跨中島川上的「眼鏡橋」。故名思義,由於「眼鏡橋」擁有兩個相連的拱橋,加上水中的倒影,遠看去確又十分似一個眼鏡。

▲是否像眼鏡?

「眼鏡橋」於 1634 年建造,是附近的「興福寺」參道的其中一部份,而由於建造「眼鏡橋」的「興福寺」第二代主持「默子如定」出身於中國的江西省,難怪「眼鏡橋」有點似中國的拱橋,有別於一般在日本看到的橋樑。
除了遠觀「眼鏡橋」外,我亦沿著河畔的遊步道走走,一時又走上橋面看看,與「眼鏡橋」來個近距離接觸。

▲在河畔近看眼鏡橋

今早不算太冷,而且天氣晴朗,空氣也份外清新,可惜媽咪和阿斐寧願多睡一會,白白錯過了呼吸「天地靈氣」的機會。回到酒店,兩位小姐亦已起床,收拾好行李後,我們就先去吃早餐。
昨天吃過了「すき家」,今日我們就幫襯「老麥」。媽咪一向覺得「日本乜嘢都好」,果然連「老麥」都比香港優勝,除了一般的早餐外,還有湯和麥樂雞等,總不明白為什麼香港的「老麥」早餐總是十年如一,不能讓顧客有多些選擇呢?

▲早餐選擇比香港的老麥豐富得多

吃過早餐,忽然一個晴天霹靂,電話咭竟然沒有了訊號!媽咪這才記起在鴨記購買電話咭時,店員提過只能用到 2016 年尾,意味著我們要捱一下不能上網的日子,專心旅行吧 (想不到電話咭竟於下午奇跡地復活了)!

オランダ坂
今日繼續昨日未完成的長崎市內觀光,第一個目標是「オランダ坂」(Holland 坂)。江戶時代期間,長崎人習慣將外國人一律通稱為「オランダさん」(荷蘭人),而東山手這一帶的山坡由於為外國人聚居之地,建有大量的西式建築,因此就被稱為「オランダ坂」。

▲一個悠閑的早上

「オランダ坂」上最有名的景點是「東山手洋風住宅群」,但今日剛巧是定休日,只能在外面看,然而對於「不學無術」的幾位來說,能否參觀資料館和展覽卻沒有什麼所謂,反正在外面影影相,任務就已經完成了。

▲東山手洋風住宅群

我們漫步於「オランダ坂」,踏著經歷了百幾年風霜的石板上,看著一間間充滿「異國情懷」的建築,雖然沒有參觀什麼特別的景點,也沒有什麼特定的目標,但反而感覺無比的舒暢。

▲向左走向右走

▲西洋建築和坂道

走著走著,途中經過一間大型的紅磚建築,我們昨日在 Glover Garden 遠遠看到,大家還猜想這是學校還是車站,今日終於揭盅,原來就是一間醫院,不知是否稱作「長期病院」呢?

▲去澡堂的大門未知子?


AMU Plaza
阿斐和媽咪「陪」我觀光過後,我就應兩位「大媽」的要求,帶她們去搶購福袋。阿斐最想買 Tokyu Hands 的福袋,於是我們就去到了 JR 長崎駅旁邊的商場「AMU Plaza」。

▲搶購福袋大行動

在門口取了張「福袋搶購指南」後就直奔 Tokyu Hands,阿斐馬上發揮「大媽」本色,迷失於福袋陣中。
買「福袋」是日本人新年的傳統,以往每年的一月一日,百貨公司和商會只會開門賣福袋,但現在看來,應該是時移勢易,百貨公司和商店均正常營業,只是搭單賣賣福袋吧!

▲福袋內容公開,欠缺了神秘感

除此之外,福袋內貨品的價值一定會比福袋定價為高,但總會包得密密實實,要到買下來親自揭盅一刻才知裡面是什麼葫蘆賣什麼藥 (裝的也許會是「賣淨蔗」呢!),而像「抽獎」般的驚喜就更是福袋吸引的原因之一。可惜的是,現在的福袋幾乎全都寫明入面有什麼,連價錢都「明碼實價」地標明,神秘感完全欠奉,少了「賭博」的樂趣。
在 Tokyu Hands 視察過一眾福袋後,發現都是以家居和廚房用品為主,阿斐因此亦苦無出手的機會。

▲總算有收獲

之後,我們又逛過「無印」和「Tic Tac」,阿斐都找不到心儀的福袋,反而媽咪就在「Afternoon Tea」買了個價值 ¥5000 的福袋,內有兩對拖鞋、四條毛巾、浴室墊和衣袋,都相當超值。

諏訪神社
買到了福袋,總算有所收獲,我們就決定繼續感受日本的新年氣氛,去市內的「諏訪神社」湊熱鬧。還未到達「諏訪神社」,附近已經實施封路,方圓一公里的大小停車場全告爆滿,而且不單止是爆滿,而是每個停車場均有車在輪候,在日本實在少見。轉了個圈,與其「大海撈針」,最後就選了個最大的停車場排隊,結果等了十五分鐘就有位,算是幸運。

▲搶眼的電車

日本人於新年第一次到神社參拜稱為「初詣」,目的是感謝平安度過了一年,並且祈求新一年考試合格、安產和「商売繁昌」等,情況有點似香港人爭著去黃大仙上香一樣,因此我們一到達「諏訪神社」,就發現到處都是黑壓壓的人頭,盛況空前。

▲來到了諏訪神社

「初詣」是神社的大日子,參道兩旁的小攤檔一檔接一檔,章魚燒、冰糖蘋果、焗薯仔,甚至遊戲、抽獎和占卜......,熱鬧非常。

▲參道上兩旁都開滿了小攤檔

參道的盡頭是一條長樓梯,由於參拜的人太多,神社在此實施人流管制,分批放行上樓梯。

▲天朗氣清的一天

▲人山人海

我們細心留意,當每一次「開閘」時,大家的步伐還是施施然的,步速和平時沒有兩樣,絕不會看到有人爭先恐後地搶上樓梯,更惶論插隊,對比一下香港和大陸,就不難理解我們為什麼會這麼喜愛日本呢!

▲回到一看!

攀過長樓梯,穿過了大門就是神社的「拝殿」,這裡自然同樣人頭湧湧,不過由於我們今日只是「湊熱鬧」性質,沒有打算參拜,因此只是四處看看,反而感覺輕鬆。

▲我們也來湊湊熱鬧

▲神社的大門

參觀過後就返回參道,今期大愛粟米的阿斐不忘去攤檔買個粟米焗薯,和媽咪合力將粟米和焗薯吃得一也顆不剩。

▲期待中

回到停車場附近,記起我們還未吃午餐,可是接下來還有節目,晚上又要趕回福岡,於是就在 LAWSON 解決。

我們在 LAWSON 吃了炸雞、飯團和雞肉包,比昨日的「簡單」海鮮丼更簡單。

▲雞年吃雞包

其實我們來到日本,並非一定要吃什麼貴價食物,反而覺得便利店食品既很美味,也讓我們十分滿足。反觀香港的便利店,每當你想買點東西充飢時,發現來來去去都是麵包和微波爐食品,最多亦只是撈麵和燒賣,實在令人提不起勁,看見也不開胃。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