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2日星期三

2017 夏休みの東北家族旅行(二)~再會「日本一」の大間吞拿魚

DAY1()~『青森県』むつ大間町大間崎
吃過了午餐,我們繼續深入下北半島,向著本州最北端進發。今次旅程彷彿與大海結了緣,由兩個星期前到達 Cairns 起,每天也是看海的日子,來到下北半島也不例外,因為公路靠著大海走,讓我們又可以與「老朋友」見見面。
下北半島位處本州最北端,交通不便,離開了 JR 下北駅後就再沒有鐵路,因此可說是日本其中一處最鄉村的地方,然而想不到的是,我們自 2010 年起,已經是第三次踏足這片甚少香港人認識的土地。

大間町
我們今晚住在大間町,由於選擇不多,自然又是光顧「住慣住熟」的大間 Sun Hotel。剛剛放下行李,馬上出動,今趟的節目非常特別,就是去碼頭「接船」。

橫越津軽海峽的「大函丸」


「接船」這個詞語彷彿已消失在現代人的字典中,感覺非常有「粵語殘片」feel。我們來到碼頭,為的是要迎接四位在北海道吃喝玩樂了一星期的團友,亦即是阿斐同學仔一家人,包括了正妍、謙哥、妍爸達哥和妍媽 Agnes
四位乘坐由函館開來,橫越津軽海峽的「大函丸」。只見「大函丸」準時泊岸,汽車和乘客們魚貫下船,可是好友們卻不見蹤影,等得阿斐心急如焚。望穿秋水,終於見到姍姍來遲的同學仔,原來她們在碼頭也不忘 shopping,難怪等得阿斐頸也長了幾吋。

吞拿魚唔好走呀!


大間崎
回到酒店,讓正妍一家放好行李後,我們就先去本洲最北端的「大間崎」觀光 (大間崎距離大間町幾分鐘車程,而大間崎才真正是本州的最北端)。正妍一家是第一次來,我們則是舊地重遊,而這次亦是最天朗氣清的一天,隱約可看到對岸的北海道。

本州最北端「大間崎」

藍天白雲令人心曠神怡

妍爸最愛大海,看見了大海就急不及待走到海邊玩水,幾位小朋友當然馬上緊隨其後,尤其是阿斐,因為我們平時一定不會陪她去「癲」,現在有了「靠山」,自然不會錯過機會。

弄潮兒

弄潮漢!

玩了一會,風浪似乎越來越大,眼見勢色不對,大家就改為在岸上玩「1-2-3 紅綠燈」,不過我們都特別要求三隻小鬼控制聲浪,以免破壞小鎮的寧願氣氛。

藍鰭吞拿魚是大間的標誌

藍鰭吞拿魚可重達幾百公斤

臨走前,一行八人浩浩蕩蕩去行商店,東摸摸、西摸摸,擾攘一輪,最後還是「冇幫襯」,真正「混吉」。

最北端的手信店

比最北端更北的弁天島


大間港
再次回到酒店,放下女眷們後,男士們就去大間町的海港看日落。大間港是一個小漁港,相信大部份人都是以捕捉吞拿魚為生,而小小的港口在防坡堤的庇蔭下,水面平靜非常,而且水清見底。

平靜的湖水倒影著夕陽

夕陽醉了!

忽然間,妍爸發現岸邊黏附著一叢叢黑色的東西,細看之下,原來竟是大量的海膽。不知道是否海膽太多的關係,大間的居民也懶得去拾,若換了在香港,相信不一會功夫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

岸邊滿佈著海膽

忽然又想到,香港的岸邊又怎可能看到海膽呢?海水污染那麼嚴重,一來海膽根本不能生存,就算有都不會看得見呢!
我們影夠了,就索性坐在岸邊聊聊天,看著夕陽消失於彩雲後,吹著柔和的海風,聽著中學生們練習划艇的鼓聲,完全投入了小鎮懶洋洋的氛圍,感覺舒服至極。

寧靜的小漁港

我們越來越不喜歡日本的大城市,皆因撞口撞面都是香港人、大陸人,人多車多與香港無異,根本不能放鬆心情去享受旅行的樂趣。事實上,隨著廉航的出現和網上大肆宣傳,日本的「淨土」卻似乎越來越少,繼中部的「昇龍道」後,四國和瀨戸內海已成了香港人的新寵,要不是大家對東北地區仍有陰影,相信亦早已「失守」。

有趣的水波紋


浜寿司
再次再次回到酒店,集合團友們後,我們就安步當車,返回大間町,會一會我們的老友「浜寿司」。「浜寿司」是大間最負盛名的壽司店,而店內最出名的當然是使用「大間マグロ」(大間吞拿魚) 製作的各款壽司,令人一試難忘,因此我們已經是第三次光顧,連老闆都認得我們。

再訪「浜寿司」

大間出產的吞拿魚為藍鰭吞拿魚,屬於體型最巨型、肉質最上盛的一種吞拿魚,重量可達 200 300 公斤,因此每年在築地市場拍賣的「日本一」吞拿魚絕大部份均來自大間,身價動輒超過一億日元。

喝啤酒的可享用前菜煮吞拿魚

食家阿斐選吃最豐富、最「大堆頭」的「特上本鮪丼」,而我們就吃「本鮪握り盛合わせ」,有鉄火卷、赤身、中トロ、大トロ,愛其可以循序漸進享受大間吞拿魚的美味。

小姐,雖然「特上本鮪丼」美味,但你的坐姿......?!

「浜寿司」的吞拿魚依舊美味得令人沒法擋,雖然不是那種滿佈油花的肥美感,但無論赤身、中トロ或者是大トロ皆有種其他吞拿魚無可比擬的柔軟嫩滑的感覺。
話說正妍一家曾被黑潮市場的吞拿魚「K.O.」,以致有點怕吃吞拿魚,今次終於有機會試到日本最高級吞拿魚的「真味道」,馬上讚不絕口,可是吃過了大間吞拿魚,再吃其他的吞拿魚,結果可能再一次被「K.O.」呢!

「本鮪握り盛合わせ」

要更上一層樓盡享大間吞拿魚的美味,當然要試試當年老闆推介 (而 menu 上沒有) 的「火炙大トロ」,經炙過後的大トロ活化了油份,讓人更感其肥美無比,可說是吞拿魚中的極品。

超勁好味「火炙大トロ」

各位大小朋友均被其美味深深吸引著,每人吃了一份件後又忍不住 encore 一轉,不過埋單時才知「米貴」,原來每件要 2000,而我們共點了十五件,即是單單吃「火炙大トロ」已吃了 30000,如果早知價錢,不知道大家會不會節制一點呢?

美食當前

告別老闆,肚子裝滿了肥美的吞拿魚,可是身上的現金卻驟減,未來幾天看來都要就住就住,不要再一擲千金吧!

今日先來個小合體

在星光引路下回到了酒店,阿斐乍見同學仔,自然嚷著要與正妍同房,恰巧房間狹小,少了個「小不良」來霸位,我和媽咪當然舉腳贊成。

奔波了一天,由南半球的 Sydney 來到了日本本州的最北端,身心早已疲累不堪,連處理照片和寫網誌的能量也沒有,不一會就呼呼大睡,雜務就留待明天再算吧!

2017 夏休みの東北家族旅行》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