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22日星期四

2011 輕井澤滑雪行(二)~軽井沢單車遊


DAY1(下)~『長野縣』輕井沢 (旧軽銀座、軽井沢ショー記念礼拝堂、聖パウロカトリック教会、旧三笠ホテル、Prince Shopping Plaza)
軽井沢
來到軽井沢的第一目的是滑雪,最自然的選擇當然是入住滑雪場旁邊的 Prince Hotel 了,可惜房租實在太昂貴,一晚要三、四萬円,唯有退而求其次,選擇了一間位於車站另一邊的 APA Hotel。開幕不久的 APA Hotel 位置十分便利,距離車站只有兩、三分鐘路程,走十分鐘左右已可以到達滑雪場,雖然房間不大,但以其萬多円還包早餐的價錢,就相當實惠了。不過這間酒店最驚嚇的地方是隨處可見的老闆娘嘜頭咖喱、超大幅海報等,十分令人不安。由於昨晚在航機上睡眠不足,今日還是不宜滑雪,我們就決定這個下午先去旧軽銀座一帶觀光。


▲乘坐長野新幹線,個多小時就到達了軽井沢,展開三日兩夜之旅程




旧軽銀座

旧軽銀座說遠不遠,可是走路隨時要花上一個小時,等巴士又怕又等很久,正當我們還在盤算著該如何前往旧軽銀座時,忽然看見對面馬路有一間租單車店,馬上就決定了要來一次單車遊軽井沢了!可能是大概沒有幾多位傻人會在幾度的天氣下租單車,因此今天特價優惠,幾百円已可以租用全日。

原本都想一顯身手的阿斐,因為沒有找到有輔助輪的單車,今天只好先做乘客,坐爸爸的單車尾了。我租的是前有餸籃,後有小孩座位的單車,踏著它,感覺就像日劇中的師奶踏著單車去買餸一樣,令爸爸的浪子形象大打折扣。我其實踏單車的技術一般,加上還要載著阿斐,單車的車身亦比一般的長,幾種不利因素影響下,結果要花了一點時間才慢慢適應,當中亦不乏險象,阿斐還頻呼「好驚」。在寒冷的冬天踏單車果然不是一件樂事,刺骨的寒風把面和手都吹得僵硬了,幸好單車店老闆在我們臨出發前硬塞了一對手套給我才不致凍壞了雙手。
約十多分鐘的車程就到了旧軽銀座,原本以為有一條熱鬧的商店街等待著我們,誰知這裡人影疏落,整條街如同今日的天氣一般冷清。

▲嚴寒的天氣,吹走了旧軽銀座的遊人

兩旁的商店有很多都在休息中,可能冬天遊人太少,店主們都索性關門避寒去了。我們停好了單車,正在看看哪間店有開門,還未來得及抱阿斐下車之際,就看見了她連人帶車「砰」一聲跌了在地上,看見了阿斐忍著淚水的表情,心想定是因為她「郁身郁勢」招來的惡果了。

軽井沢ショー記念礼拝堂
我們逛了一兩間仍在營業中的店舖後,就無奈地離開旧軽銀座了。購物不成,就唯有去觀光,首先我們去到了軽井沢歷史最悠久的軽井沢ショー記念礼拝堂 (Karuizawa Shaw Memorial Church)。這間小教堂是由英國聖公會的傳教士 A.C.Shaw 於 1895 年興建的,已有百多年歷史。我大大話話都受到了聖公會的關照超過了三十年,當知道了這間教堂原來是屬於聖公會的,就份外覺得有親切感了。可惜親切歸親切,閉門羹始終還是要吃的,想不到距離聖誕節只有兩、三天時間,弟兄姊妹們還是休息至上。既然未能入內參觀,我們只好外面看看。這間小教堂以木材建成 與周遭的樹木融和在一起,十分別緻,有別於歐洲常見的教堂。

▲林蔭深處的小教堂「軽井沢ショー記念礼拝堂」

▲木造的建築,彷彿與周圍的還境融合在一起

▲古靈精怪的阿斐,連枯葉都不放過


聖パウロカトリック教会
下一站是另一間小教堂,同是軽井沢著名景點,屬於天主教的聖パウロカトリック教会 (St. Paul’s Catholic Church)。前往聖パウロカトリック教会的途中,陽光終於從雲層中鑽了出來,為我們帶來了一點期待已久的溫暖。我們看見教堂的門關上了,就繞著外圍走了一圈,心想難度又是休息日?不過我們還是略盡人事,嘗試推推門,卻發現大門原來沒有上鎖的,我們就毫不客氣地入內參觀了。這間木造的教堂佈置裝潢十分簡單,沒有大量的聖像、聖物,沒有華麗的壁畫,換來的是一份溫暖和舒適,有一種「家」的感覺。

▲柔和的陽光照耀著「聖パウロカトリック教会」

▲張開懷抱,迎接著我們的保羅

▲「聖パウロカトリック教会」的外表獨特,令人印象深刻

▲教堂以木材建成,讓人感覺溫暖

▲教堂洋溢著和諧的氣氛

▲地球上寧靜的角落

▲「湊仔公」買餸去也


なずな
看完兩間小教堂,就是吃飯時間了。返回旧軽銀座看看,發現食店選擇不多,最後找到了一間叫なずな的店,有信州そば,又有親子丼,能夠同時滿足到我和媽咪的需要。我們各取所需,嚴寒的天氣加上運動完一番,食物都倍覺美味,阿斐完全不需爸爸媽媽費心就將飯麵吃個清光。

▲親子丼的雞肉稍為煎過,十分香口,與香滑的雞蛋是一個出色的配搭

▲簡簡單單的とろろそば是媽咪最愛的組合


旧三笠ホテル
飯後又繼續單車之旅,下一個目的地是軽井沢最著名的景點旧三笠ホテル。以為從旧軽銀座到旧三笠ホテル不過十多二十分鐘的旅程,應該十分輕鬆的,怎知全程暗斜,好不容易才到達終點時,雙腳都有點發軟,不禁暗暗為明天的滑雪日擔心。我們休息了一會,買了門票,就準備參觀了。
時值黃昏,一道來得合時的夕陽剛好照在旅館上,添上了一份色彩。走進曾經華麗一時的旅館,腦海裡嘗試想象一下當年達官貴人聚首的景象時,不知為什麼,總是想到了金田一的「XX旅館殺人事件」之類的情節,可能是遊人稀少,再加上冷風陣陣的關係吧!

▲一抹夕陽,為「旧三笠ホテル」灑上了一片金光

▲單看門口的氣派,就知道以往能夠入住的都是非富則貴的人士了

▲「間旅館好靚,但係好凍呀!」

▲旅館的大堂

▲旅館的窗戶都以幾何圖案拼砌而成

雖然只有四時多,但已是日落時份,我們匆匆看過了就趕快返回旧軽銀座,回程盡是落斜,先苦後甜的感覺實在太美好了。在旧軽銀座買了點手信,喝過牛奶後,我們就返回車站還車了。到達單車店時,看見已經關門了,我們自行將單車鎖好,將鎖匙投進一個小箱中就完成了還車的程序。這種經營手法在守法的日本就當然可行,不知道香港何時可以有實行的一日呢?完成觀光,再來就是去購物。軽井沢的 Prince Outlet 就在新幹線車站旁,超級方便。

Prince Shopping Plaza
這個 Outlet 面積極大,店舖又多,可惜晚上 7 時就關門,只有兩個小時真的不夠用,因此我和媽咪亦分道揚鑣,不過首先都要為累得走不動的阿斐借輛 BB 車為上策。原來借車的地點在老遠的便利店中,而且要 6 時半前還車,非常不便。

▲來到 Prince Shopping Plaza,雖然只是五時,但太陽早已下山去了

Prince Shopping Plaza 面積非常大,店舖又多,要逛完都不是件易事

媽咪推著阿斐,我就一個人東逛西逛,都是以運動店為主,途中經過了一段名為軽井沢味の街的區域,有十來間不同的食肆,原來打算找間吃晚餐的,誰知不是 6 時半就是 7 時關門,既然 Outlet 的店舖 7 時關門,為什麼食肆會同樣 7 時關門呢?難道要顧客試試人生交叉點的滋味,選擇一下要購物還是吃飯?難道軽井沢的市民仍然保留著農村的生活習慣,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終於準時地還了車,帶著不多的戰利品離開了 Prince Outlet,還記得從旧軽銀座回來的路上看見有一些食肆,就唯有去碰碰運氣了。

ITADORI
今天的天氣正好吃燒肉,我們沿著冷清的街道走,終於找到了一間叫 ITADORI 的燒肉店,連餐牌都沒有看清楚就衝了進去。我們這一刻最需要的就是這種暖洋洋的環境和熱騰騰的食物了。我們迅速點了カルビ、ロース、ハラミ同サーロイン,雖然沒有點最貴的松阪牛,但都足夠我們大快朵頤,滿足非常。

▲熱騰騰的燒肉簡直就是冬日的不二之選

▲連一向不太愛吃肉的阿斐都吃過不停

就在我們大口大口吃個不停的期間,媽咪發現到其中一個不知是侍應還廚師的鬍鬚男子,竟然就是我們今天吃午餐那處的廚師,想必是他身兼兩職,一時弄親子丼,一時又泡製燒肉了。吃過燒肉,我們都滿足地離開,冒著零度的氣溫返回酒店,結束了漫長的一天。




《2011 輕井澤滑雪行》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