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24日星期三

2014 東京散步(一)~平安夜遊東京

DAY1~香港→『東京都』渋谷
香港國際機場
正所謂一日不見如隔三秋,雖然今年年頭才去過大阪同福井,但中間隔著馬來西亞、克羅地亞同澳洲之旅,感覺已有一段長時間沒有去過日本,明明決定了今年不再去,但結果又抵受不住思念之情,踏上了這趟東京之旅。
今次東京五天遊目的只是買和食,因此並不需要什麼計劃,只在網上找了幾間食店的資料,連旅遊書都沒有帶就輕裝上陣,樂得輕鬆。漫長的十二月實在令人疲累,一邊為著工作辛勞,一邊也為著阿斐的測驗忙碌,直至去到機場才開始感受到少許放假心情。

▲久違了的 ANA,可惜今天的航機只是 767 而不是最新的 787



ANA 航機上
今次我們乘坐久違了的 ANA,而阿斐和媽咪更是第一次,不過始終在日劇中常見,感覺一點也不陌生。我們最欣賞 ANA 的飛機餐,比國泰的美味得多。

▲日式咖喱磨菇飯

▲阿斐今次帶了「大眼仔」米高華素基同行,共進飛機餐

另外,機上的娛樂節目亦令我們有驚喜,想不到竟然會有《半沢直樹》同《Doctor-X》,雖己是兩年前舊作,能在航機上看到也覺親切,不過最後為了應節,還是選了經典的《Love Actually》,感受一下聖誕氣氛。

成田空港
落機後,我們就準備前往酒店渋谷 Excel Hotel Tokyu,剛巧這一陣子 Narita Express 提供遊客半價,大人 ¥1500、小童 ¥750,雖然要排隊購票,但也不能錯過。

▲第一次在成田空港落機要坐接駁巴士

▲Narita Express 直達渋谷駅,又快又方便

▲日落成田


渋谷
我們乘 Narita Express 直達渋谷駅,經過 Mark City 直達酒店,全程不用途經室外,羽絨也不需穿,難怪 Excel 一直都是我們的至愛。
展開購物任務前,先去 Mark City 樓下買點熟食醫肚,好不容易避開買禮物、買蛋糕的人潮,擠到去熟食部買了些飯團和炸物。作為我們在東京的第一餐,炸蠔和炸池魚都香脆可口,可惜就是涼了點。

▲東京的第一餐,先吃吃炸蠔和炸池魚

購物行動正式開始!目標是 adidas、Parco、Kamo Soccer、Tokyu Hands……,比起之前日圓的九算、八算,現在在六五算下,感覺實在親切得多,尤其是有些減價貨品,售價比香港低了一截。可是,價錢確實是便宜了,但逛完了我們指定掃貨聖殿 Parco,值得我們出手的貨品卻一件也沒有,與路飛、撒古斯合照就是我們唯一的收獲。

▲紅髮撒古斯和草帽小子

接著的 Tokyu Hands 也好不了多少,就連聖誕新年的佈置和推銷也不能引起媽咪的購物慾,只買了少許文具就離開。

▲不夜天渋谷センター街


鉄板燒‧天
轉眼已經九點了,由於今晚媽咪想吃鉄板燒,出發前專誠在旅遊書上找了間「鉄板燒‧天」,原本想訂銀座店,個及後發現原來渋谷也有分店,自然馬上轉軚。「鉄板燒‧天」渋谷店位於道玄坂,當我們到達時卻覺得有點眼熟,猛然發覺這不就是我們幾年前光顧過的鉄板燒店嗎?攪了一場大龍鳳,原來去到的是自己曾經到過的店,不禁令我和媽咪有點啼笑皆非,只怪當年未有寫日記的習慣,否則肯定一早發現了。
由於今晚是平安夜,「鉄板燒‧天」只有聖誕 menu,有三種價錢可供選擇,分別為 ¥5800 (鮑魚)、¥7800 (伊勢海老) 和 ¥8800 (伊勢海老加飽魚),分別只在於主角,其餘的食物全部相同,以聖誕大餐來說,取價尚算合理。

▲師傅專注地泡製美食

小姐們愛吃鮑魚,我就選了伊勢海老套餐,除了鮑魚和伊勢海老外,套餐還包括有蟹肉沙律、帶子、海膽、鵝肝、和牛蒜蓉炒飯和甜品,極為豐富,看看也流口水。
打頭陣的蟹肉沙律一上來就先聲奪人,蟹味香濃的蟹棒加上手切 Parma Ham 開胃又美味。緊接而來的帶子、海膽、鵝肝無一不出色,尤其是鵝肝,深得食家阿斐的歡心。食物有水準,「鉄板燒‧天」的上菜速度也一流,一道菜緊接著前一道,幾乎無須等候,最適合心急的香港人。

▲超肥厚的燒帶子

接著就是主角上場,鮑魚的蓋就大,但肉就似乎少了點,還令阿斐出了點洋相,揭開了鮑魚蓋大呼沒有鮑魚,殊不知旁邊的一小堆就是鮑魚肉呢!至於伊勢海老則夠鮮甜爽口,水準上乘,而和牛雖然不算肥美多汁,但牛味也十足。

▲伊勢海老鮮甜爽口

▲燒和牛也有水準

我們一向不太欣賞鉄板燒的炒飯,可是這碗蒜蓉炒飯卻讓我們有點驚喜,炒飯少少濕,加上蒜蓉香,少有地得到媽咪的讚賞。

▲能夠吃到美味的食物自然開心

▲我們十分欣賞的蒜蓉炒飯

這一餐豐富的鉄板燒大餐讓我們捧著肚子離開,埋單亦只不過 ¥23000,港幣千五元有找,在香港如果要在平安夜吃到如此有水準的鉄板燒,相信沒有四、五千也不能落樓,只能感嘆六五算的日圓實在太抵了,衷心多謝安倍晉三。

ツルハドラッグ (Tsuruha Drug)
今日最後一站是香港人遊日傳統-逛藥房。我們避開了人頭湧湧的「マツモトキヨシ」 (Matsumoto Kiyoshi),走到了センター街尾的一間大藥房「ツルハドラッグ」(Tsuruha Drug),可以舒舒服服地逛,慢慢地辦理退稅手續。
日本將消費稅調高到 8%,不過可以退稅的地方增加了,對遊客來說損失不大,不過商店、餐廳的價錢牌全換上了不含稅的價格,乍看下還以為便宜了,要知道真正的價錢,就往往都需要靠自己計算。
Tsuruha Drug 廿四小時營業,除了必備的藥品同護理用品外,還有大量零食、飲品和酒類,例如有平價版的「余市」同「響」,千多円就有交易,要再便宜一點,還有罐裝「竹鶴」highball,每罐 ¥188。
我們在 Tsuruha Drug 找到了各自所需,可是付過了錢後,卻發現法例規定所有免稅品不能在日本使用,因此就要把水和綠茶分開出來,也要勞煩店員再計一次數,十分不好意思。店員小哥又幫我們重新計數,之後填表,又要將免稅品包裝,可是動作慢條斯理的,有點似剛才在機上看的《Love Actually》中,Mr Bean 所飾演的百貨公司店員,只差沒放幾片玫瑰和薰衣草吧!

▲現代的聖誕老人不坐鹿車,都改坐電單車了!

▲專程下車走來派禮物給阿斐的「聖誕騎士」


離開藥房後,兩位小姐還意猶未盡,再戰 Family Mart,而我就去 Lawson 買車票。當我回到酒店,等了十多分鐘仍未見小姐們的蹤影,可是十二時也已過,藥房和便利店也行完,她們又可去什麼地方呢?
於是,在這個聖誕日的凌晨時份,我就唯有落街尋人,碰碰運氣 (難這我是東方三博士?是牧羊人?),最終發現兩位小姐原來不是遇上什麼意外,只是又去了另一間藥房,而我則反而被嘲笑沒事找事做,非常無奈。



《2014 東京散步》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