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17日星期二

2015 冬の北海道(六)~冬の美瑛の丘

DAY3(下)~『北海道』美瑛 (パッチワークの路)→富良野
美瑛
我們上午在富良野 Family Snow Land 玩完了雪上遊戲,下午媽咪和阿斐繼續親子活動,在富良野滑雪場滑雪,至於我就注定「勞碌命」,趁著美好的天氣,再一次驅車去到三十幾公里外的美瑛影雪景。

「パッチワークの路」(Patchwork 之路) 
陽光盛放下的美瑛,果然與今早的灰曚曚、了無生氣完全是兩個世界,只見白雪反映著陽光,奪目耀眼,再加上背後蔚藍的天空作為襯托,令幾乎每棵小樹,每個山丘都成為了抓拍的好對象。
轉眼間來到了美馬牛附近,在路旁影了幾張,小試牛刀後,就驅車直奔鼎鼎大名的「マイルドセブンの丘」(Mild Seven 之丘)。雖說一心來美瑛影雪景,但事前其實也沒有什麼準備工夫,因此第一站就先來最熱門的 Mild Seven 之丘看看,可是在夏天明明是密麻麻的一片林木,現在卻變成了光禿禿的,差點走過了頭也不知道。
Mild Seven 之丘原是一片藉藉無名的防風林,卻因為一個 1978 年的 Mild Seven 廣告而聲名大措,成為了美瑛「パッチワークの路」(Patchwork 之路) 這一帶最著名的景點。

▲陽光下的「マイルドセブンの丘」(Mild Seven 之丘)


冬日下的 Mild Seven 之丘雖然不及夏季般色彩豐富,可是卻帶著一份寧靜美,吸引程度有過之而無不及。為了取個「靚景」,自然要爬高爬低,可是偶然間卻讓我發現到雪面上有些冰粒反射著陽光,色彩繽紛,可惜今趟沒帶上微距鏡,影出來的效果只是一般,但也是一個意想不到的驚喜。

▲反射著陽光,呈現出五彩繽紛的雪粒

告別了 Mild Seven 之丘,繼續在附近的小路探索,沒多久就被一個不知名字的「丘」吸引著,只見一叢松樹緊靠在一起,在陽光下拖著長長的影子,比 Mild Seven 之丘更為獨特。
細看之下,其實這個不知名的山丘十分眼熟,在 postcard 和 poster 中經常可見到它的蹤影,可是不單旅遊書沒有介紹,上網也找不到它的名字和有關介紹,難道它是龍友之間的「秘景」?

▲一片落葉松,在斜陽下拖著長長的影子

需知道找個好景也不是件易事,既然找到了,自然不能輕易放過,於是我為了影張靚相,就冒險爬一爬小小的山坡。小山坡只不過是十多二十米高,平時當然沒有什麼難度,可是積滿了雪又是另一回事。山坡上有些地方積雪甚深,令我不單腳掌,就連連膝蓋也陷進了雪中,其中有一處更積雪及腰,要連爬帶跳才爬到上去,不過為了那份發現美景的滿足感,卻又十分值得呢!

▲秋天的禮物

影夠了,看看距離日落只剩不足兩小時,又再展開探索之旅,繼續發掘美瑛の丘的美景。雖然表面上我是朝著下一站「親子の木」前進,但卻不時需要東張西望,因為美景一瞬即逝,能否找到美麗又獨特的景色就要靠運氣同眼光,十分有挑戰性,情況有點像當年於 Provence 追蹤薰衣草,駕著車尋找自家美景,讓我深感樂在其中。

▲利用鏡頭入光,形成了有趣的影象

今日雖然天色放晴,卻是地面積雪融化的時候,一時冰,一時雪,偶爾路過水氹濺起的水花灑滿擋風玻璃,十分驚險。因此,縱被窗外景色吸引著,但駕駛時也不敢輕率,一直小心翼翼地駕著車,尤其是泊車和掉頭時,就更須慬慎,否則被積雪誤導而墮進田間就「恨錯難返」。

▲位於「セブンスターの木」(Seven Star 之木) 旁的另一片防風林

在途中停了幾次車,並且先後到過了「親子の木」和「セブンスターの木」(Seven Star 之木),又是黃昏時份,反正也沒有什麼要去的地方,於是就折返剛才的不知名之丘等待日落,並且整理一下早已濕透的鞋子。今次準備不足,只穿了波鞋,由於經常要踏在積雪上,因此早已被弄濕了,更甚的是路面上融化了的冰水,一不小心就會被水浸波鞋,既然在劫難逃,「濕少少」同「濕多多」也沒甚分別,最後索性把襪子也脫掉,至於鞋子,它愛濕就由得它吧!

▲白雲盪漾,又是另一種感覺

回到不知名之丘,剛才萬里無雲的天空換上了浮雲,陽光從雲層中透出來,感覺又截然不同,各具特色。影了一輪,看看距離日落還有點時間,於是就躲回車上取暖順道寫寫日記。突然,被一抹耀目的金光喚醒,馬上拿起相機,大步大步地朝小山丘上跑,可是才影了幾張,不幸的事情發生了,就是相機竟然沒電,宣佈罷工!於是,我就馬上飛奔返回車上換電,又再瘋狂地跑上山丘。
要知道在積雪幾十厘米的山坡上跑實在不是一件易事,因此當我返回山坡上時早已「上氣不接下氣」,弄得旁邊的一對公公婆婆影友一面迷惘,要我用破爛的日文加上動作解釋才得以釋懷。

▲夕陽下的雪丘

在夕陽下,原本潔白無瑕的雪丘被染成了金黃色,情景動人,實在不枉我千辛萬苦來回了幾轉。看著夕陽隨隨下山,我就告別了這個不知名的山丘,原以為美瑛之行就此結束,誰知好戲在後頭呢!

▲日落餘暉剛巧灑在小樹上

就在我經過 Mild Seven 之丘時,偶爾瞥見了一抹橙紅色的晚霞,當然馬上停車。紅霞剛好在那片整齊的林木後出現,又紅又橙,令人有種火燒山林的錯覺,想起自已平時都甚少有機會看到如此動人的景色,一直看到最後一片紅霞離去後才依依不捨地道別。

▲彩雲下的 Mild Seven 之丘

▲山林大火?

雖然夕陽西沉,天色漸暗,但我卻仍想把握著最後的機會,於是就去到了「クリスマスツリーの木」(Christmas 之木) 碰碰運氣。在這天色將暗未暗之際,想不到還有幾位同道中人不離不棄地守候著,於是我也出動了上次專程在東京買的腳架 (為用而用?)。

▲藍色的世界

大家等待的,其實就是日落後的藍色晚空,能夠以此迷人的景色作結,實在是最好的禮物,因此回程時還一直念念不忘,腦裡也一直 loop 著 Beyond 《夜長夢多》的一句歌詞「人沉迷藍調的晚空...」。

富良野 Prince Hotel
再次回到位於富良野的酒店,原來兩位小姐也是剛滑完雪回來,今日阿斐繼續 snowboard,媽咪就轉行滑雪。沒有了爸爸幫忙,今天的媽咪可就辛苦了,被精力充沛的阿斐拉著滑完一轉又一轉,弄得筋疲力竭。

なんまら
梳洗過後,又是晚飯時間,由於昨晚吃過的居酒屋令人回味,今晚一於「返尋味」,不過就選了另一家「なんまら」。「なんまら」雖然號稱「富良野的廚房」,但原來不單只有刺身,也有大阪的串カツ等。

▲號稱「ふらのの屋台」的居酒屋「なんまら」

刺身拼盤「なんまら大漁盛り」有齊甘蝦、吞拿魚、三文魚子等十款刺身,十分大堆頭,難得只需 ¥1980,非常抵食。

▲「なんまら大漁盛り」份量十足,材料新鮮,十分抵食

雖然串カツ都不俗,但是此店的炭火燒雞,無論是雞翼、雞軟骨和雞肉串都又香又惹味,令我們讚不住口。至於阿斐就最欣賞燒蒜頭,連吃了兩串還要 encore。

▲是日美味之選~燒雞串和燒雞軟骨

最後,我們還點了一個焗飯「ハンバーグドリア」(Hamburger Doria),濃濃的芝士和漢堡非常吸引,可惜實在太飽,幾經辛苦才吃得完。

▲超級香濃味美的焗飯「ハンバーグドリア」


回到酒店,大家都疲憊不堪,尤其是阿斐和媽咪,趕緊去大浴場浸浸就休息。就在我忙著整理相片時,傻人又發生趣事,話說這位小朋友睡到矇矇矓矓,竟然拉開衣櫃想去洗手間,幸好被我及時制止,否則後果實在不堪設想呢!



《2015 冬の北海道》
2015 冬の北海道(最終回)~投入多啦A夢世界@札幌新千歲空港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