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27日星期日

2015 新加坡聖誕玩樂團(五)~Sentosa的水上樂園@Adventure Cove Waterpark

DAY3(上)~新加坡 (牛車水、Sentosa、Adventure Cove Waterpark)
The Fullerton Hotel
經過昨晚一輪緊急會議,大家決定今日又再返回 Sentosa,去 Adventure Cove Waterpark 玩水。一早起床,收拾好行李就先去吃早餐。酒店的早餐當然依舊豐富,可是我也像阿斐般胃口欠佳,只吃了加央多士和南洋咖啡就收工。
吃過早餐,我們就順道去酒店大堂參觀 The Fullerton Heritage 展望,了解一下 The Fullerton Hotel 的歷史和新加坡的發展。
The Fullerton Hotel 前身為一間郵局,所以我們亦可看到印有英國皇家標誌的紅色郵筒和一些當年在郵局中使用的工具,當然亦不少得一隻比我們加起來還要大的郵差熊仔,可愛非常。

▲早晨郵差熊仔


▲原來阿斐也認得李光耀

我們的房間內放了一隻穿著浴袍的熊公仔,阿斐一見就愛上了,因此今早特地來小賣店將他帶回家。除了浴袍外,熊仔原來亦有海員、郵差和 bell boy 等造型,結果小姐大出血,一買就買了浴袍熊和郵差熊兩隻,可見酒店的策略成功,要不是在房間看到了浴袍熊,相信我們也不會特地來看看。

▲心大心細,帶那一位回家才好呢?

昨晚看見於網上用 Master Card 購買 Adventure Cove Waterpark 的門票有優惠,可是嘗試了兩次也買不到,然而媽咪卻忽然看到我們前天在天宇旅游取的單張,Adventure Cove Waterpark 門票原價成人 S$36、小童 S$26,可是天宇分別只售 S$20 和 S$15,幸好在網上買不到,注定我們可以省下一筆呢!
因此,我們決定就算遲一點到達 Adventure Cove Waterpark 也先要去天宇旅游購票。寄存好行李,我們就步行去位於牛車水的唐城坊,我們來了新加坡三天,想不到每天也要一到唐城坊,可是原來媽咪和我一樣,總是記不住唐城坊,一時「唐坊城」,一時又「唐乜坊」。

牛車水
途經一條屋邨時,看見有賣毛巾的小店,精明的媽咪馬上想起去 waterpark 應該要自備毛巾,於是就進去選購。選好了毛巾,老闆娘對我們說「一條溝半,兩條就三溝錢」,又稱我為「事頭」,感覺十分地道。媽咪又順便同阿斐講解南洋、賣豬仔的典故。

▲又回到牛車水

▲向左走,向右走


唐城坊
其實我們昨晚在網上查不到天宇的營業時間,今早其實是搏一搏,幸好天宇亦沒有讓我們失望,十點鐘就開門,讓我們可以順利買到優惠門票。完成任務,我就叫阿斐計一計我們合共節省了多少港元,乘機幫她溫習乘加混合計算應用題,順道將數學融入生活呢!

▲想不到阿斐和地鐵也襯色


Sentosa
轉眼間又去到了 Sentosa 的大門 Vivo City,今日的人就更多,我們分頭行事,媽咪和阿斐排隊購買 Sentosa Express 的車票,我就去買個掛頸的防水相機袋,讓我們玩水時也可以影相。可是,店中只有一個 S$5 有找的簡陋防水相機袋,相信防水程度有限,只能自求多福。

Waterfront
我們在最熱鬧的 Waterfront 站下車,這裡玩樂設施眾多,最重要是有 Universal Studio Singapore,媽咪應承阿斐下次我們會入住 Sentosa,我就乘機開出條件,就是阿斐若夠膽玩 Universal Studio Singapore 的機動遊戲時,我們就來吧!不知道這一日會否等到天荒地老呢?

▲Sentosa 上最受歡迎的 Waterfront


Adventure Cove Waterpark
進入 Adventure Cove Waterpark,第一時間換好泳裝、放好行李就出發去玩。我們幾位均赤腳出動,可是原來地面卻非常刺腳,真有點後悔沒有穿拖鞋來。

▲終於來到水上樂園 Adventure Cove Waterpark

首先去玩飄流河 (Adventure River),不過人太多水泡不夠,有些等不及的就索性用腳走,幸好我們等了一會就剛好有人上水,還拿到了三個水泡,十分幸運。躺在水泡上隨水飄流,看看偶爾在旁邊水族館內出現的魔鬼魚和熱帶魚原是一件賞心樂事,但河道十分擠擁,又要閃避在水中步行的人士就相當討厭。

▲飄流河好好玩

上水後,我們終於明白為何水泡不夠用,因為有些缺德的人士竟帶著水泡去吃飯,難怪大家要搶的士般爭水泡。
看見了餐廳,剛吃完早餐不久的媽咪竟又肚餓了,真好胃口。兩位小姐買了兩份 fish & chips,我就略盡綿力幫忙吃了幾口,阿斐還點了一份炸 Oreo,想想也覺恐怖,更恐怖是竟然真的會有人買來吃呢!

▲食家認為炸 Oreo 外層太油

再來就是衝浪池 (Bluwater Bay),衝浪池與飄流河同樣是阿斐的最愛,不過其實小姐不敢玩滑水梯,除了這兩個活動之外還可以喜愛什麼呢?衝浪池人頭湧湧,驟眼看去還以為自已去了大陸的「人肉餃子」泳池。
去到深水區,起初阿斐有點怕,一路抓著媽咪,而我又要影相,但又怕電話浸在水中,本身己有點狼狽,當然幫不上忙 (雖然電話放在放水袋中,但剛才在飄流河已有點入水跡象,還是小心為妙)。

▲小姐又要怕又要玩

接著我們就去玩 Big Bucket Treehouse,那裡有條「低 B」小朋友滑水梯,阿斐總算夠膽玩,但始終仍要抓著梯邊龜速滑行,真拿這位超膽小的小姐沒辦法。正自奇怪為何滑水梯不用排隊,玩了兩次後,工作人員發現阿斐原來從圍欄的破洞走了捷徑,難怪這麼快就玩得到。

▲龜速滑行

阿斐跟著大隊排,加上她不時東張西望兼發呆被打尖,一排就排了近二十分鐘,幸好我和媽咪也沒有閒著,每當看見大水桶準備倒水就馬上埋位準備,一大缸水照頭淋的感覺十分暢快。



▲大水桶淋水了!

玩過小型滑水梯,可是在韓國「被 K.O.」過的阿斐說什麼也不敢去挑戰高級一點的滑水梯,結果又再去玩衝浪池。
小姐們今次特別醒目,找來兩件救生衣,而穿上了救生衣的阿斐就可以放心去到人少的最深處,大字型躺在水上飄盪,十分懂得享受。
附近有一個可以浮潛看魚的 Rainbow Reef,果然又要等個多小時,於是就轉戰旁邊不用排隊的 Splashworks。
Splashworks 裡面有各種不同的挑戰,包括爬繩、獨木橋過河等,當中最具挑戰性的就是「高台跳水」。高台跳水有兩個跳台,分別為一米多的和三米高的,媽咪估計阿斐會玩較低的,我就估她會先去高的,但看過後就害怕,再轉去玩低的跳台。誰不知阿斐勇字當頭,一去就去到高台上,還二話不說,毫不猶豫地畢直跳入水中,弄得我們大跌眼鏡。阿斐連超低級滑梯也怕,卻又敢跳水和滑雪,真令人摸不著頭腦!

▲高台跳水

轉眼又到了三點,我們亦差不多要離開,想步行返回入口的更衣室,但手上沒有地圖,附近也不覺有指示,唯有經飄流河回去入口。搶不到水泡,唯有被迫做麻煩人步行,原來當中有些路段十分滑,令我也失足整個人掉入水中。跌落水本身事少,但連電話也一同掉進水中就是問題,幸好之後經過檢查後,只滲入了少許水珠,可說不幸中之大幸,S$5 的防水袋總算盡了本份。
途中,由於我們步行,可以有機會停下來與旁邊水槽的魔鬼魚合照,而魔鬼魚先生亦十分合作,不單止馬上遊過來,還與奉上「笑臉」一個呢!

▲兩位笑一笑!

取回行李我們就去沖身和換衫,可是浴室嚴重不足,當然又要等一輪。這個 Adventure Cove Waterpark 玩樂設施就不錯,但軟件和服務就似乎應付不到大量的人流,水泡、救生衣、更衣室嚴重不足,滑水梯、浮潛等又大排長龍,除非一開門就衝入去玩,否則隨便一個遊戲都動輒要等一兩個小時。

Candylicious
離開 Sentosa 前的最後一個活動是購物,我們去了一間號稱全亞州最大的糖果店 Candylicious。看見琳琅滿目、色彩繽紛的糖果,莫說阿斐,就連我和媽咪也非常興奮,馬上回復了童真,投入糖果的國度去。

▲令人興奮的 Candylicious

▲這塊朱古力也太大了吧!

Candylicious 有很多特別版的糖果,還可以自行混 M&M、爆炸糖和 Jelly Belly,有得買又有玩。

▲Jelly Belly 世界

最後,我們買糖也買了幾百元,我買了點爆炸糖作手信,阿斐就買了把 M&M 的 Star Wars 版的激光「匕首」,可憐我自然又成為了被斬殺的對象。

▲七彩魚尾獅


返回 Waterfront 站乘 Sentosa Express 離島,當然又要排隊。我們來了 Sentosa 兩天,「又排隊」這個詞語究竟出現了多少次呢?Sentosa 發展迅速,可是人流卻不勝負荷,特別是遇上假期時,只靠得兩卡車的 Sentosa Express 又怎能夠疏導如潮水般的人流呢?

▲再見 Sentosa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