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29日星期二

2016 東京と千葉花の季節(十)~東京 No.1 拉麵店「麵屋‧一燈」

DAY4(下)~『東京都』新小岩 (麵屋‧一燈)→新宿→梅丘 (梅丘寿司の美登利総本店)
銀座
走在銀座的街頭上,心中盤算著下一個節目,到底應該去影相還是醫肚呢?最後,吃一碗熱騰騰拉麵的慾望戰勝了影夜櫻的念頭。既然要吃拉麵,不如就吃一間最好的,於是坐言起行,前往位於新小岩的「麺屋‧一燈」。
根據日本飲食網站「食べログ」(Tabelog) 顯示,東京都內共有 6726 間拉麵店,而「麺屋‧一燈」的評分達到 4.19 分,自 2010 年起連續五年在六千幾間拉麵店中排名第一,東京「No.1」拉麵店的地位無庸置疑。「麺屋‧一燈」既然人氣爆登,長龍自然少不免,據說最高紀錄要排三、四小時,因此我特意選了開店前一小時到達,希望不會失望而回吧!

新小岩‧「麺屋‧一燈」
步出 JR 新小岩駅的北口,不消幾分鐘就能到達「麺屋‧一燈」,十分易找。我到達時大約五時十五分,距離晚市開店還有四十五分鐘,不過門口早現人龍,幸好只有十來個人。

▲東京 No.1 拉麵店「麵屋‧一燈」


由於早上時沒有預計會在寒風下排隊,故將羽絨放在車上,此刻寒風凜冽,唯一可供擋風的就只有門前的燈柱,差點堅持不到開門就要離開。
數數手指,排在我前面的有十一人,可是上網查查,發現原來「麺屋‧一燈」全店只在十一個座位,即是前面的「Winning Eleven」可以食頭輪,可憐我就要吃第二輪,繼續在門外食西北風。幸而,「麺屋‧一燈」的安排亦十分周到,排隊時大家輪流進店先買食券,因此「Winning Eleven」一坐低就有麵吃,而我亦只在門外多等了十多分鐘。

▲等待期間最令人垂涎

由於今晚還有「梅丘寿司の美登利」之約,今餐不能吃得太飽,只點了最普通的「濃厚魚介つけめん」(濃厚魚介沾麵),誰知這個決定竟讓我後悔不已。「麺屋‧一燈」最有名的是湯底和使用「真空低溫調理」的叉燒,可是我這碗「濃厚魚介つけめん」卻沒有叉燒,只有兩粒雞肉「小丸子」,超級失望。


▲雞肉小丸子雖美味,但總不及叉燒般滿足

「濃厚魚介つけめん」的湯底用原產自法國的「つくば茜鶏」及魚介餚成,感覺濃厚之餘又清甜香滑,確實是一絕。至於麵方面亦十分講究,據說是混合了六種小麥粉製成,又香又彈牙,與湯底亦十分配合。


▲近期愛上吃沾麵

總之,「濃厚魚介つけめん」作為東京 No. 1 拉麵店的確名不虛傳,雖然今次留有一點遺憾,唯有記望下次帶同阿斐和媽咪再來「拜訪」。


▲可說是最美味的湯底

離開時,店外排了近三十人,除了門口外,人龍亦伸延到對面的排隊區,慶幸自己早來了一點,可以試到傳說中的拉麵!


▲放工時間,人龍越來越長

離開新小岩,開始由東到西橫越東京的長征,先是 JR 總武線,之後就在新宿轉乘小田急線小田原線,還好兩程車都剛好有座位,可以小休一會,不經不覺就度過了大半小時的車程。

梅丘‧梅丘寿司の美登利総本店
為了吃「梅丘寿司の美登利」,我們上次在在赤坂等了三小時,今次有備而來,專程來到了梅丘總店,還請 Ellen 為我們預先訂了位,希望不會重蹈覆轍。


▲「梅ヶ丘美登利寿司」距離梅ヶ丘駅不遠,一出站即可看到


等了不久,我們的團友們就相繼出現,今餐除了我們大小合共七位團友外,還有 Eden 同媽媽兩位「特別嘉賓」。

我們訂了八點鐘,可是等了又等,眼看周圍的人都相繼入座,幾乎只剩下我們在門外,結果雖然訂了位,但還是要等足一小時才能入座。等位期間,Chelsea 小姐捱不住肚餓,要 Auntie Yvonne 陪她去吃拉麵,結果?自然是小妮子吃了小半碗,Auntie Yvonne 被逼包底,差點連壽司也吃不下。


▲來到「梅丘寿司の美登利」本店又要等位


入座後,還未坐暖,侍應先生已急不及待捧出一盆超巨大的牡丹蝦和赤貝,猛說超級美味又新鮮,而且只剩下七隻,有買趁手云云......實情是不是賣剩的貨要我們消受呢!結果,我們還是全數要了七隻大牡丹蝦和三隻赤貝,赤貝新鮮爽口,而大蝦亦確實精彩,又彈牙又鮮甜,蝦籽勁多,美中不足就是味道稍淡。


▲吃過最大隻的牡丹蝦

▲蝦籽滿瀉

此外,我們亦點了最愛的吞拿魚盛、大トロ、海膽、蟹膏......,每一款均沒有讓我們失望,吃到大家捧著肚子,大呼美味。


▲不能不點的蟹膏,賣相普通可是味道一流

▲店員推介的特上海膽壽司

▲筋子亦是我最愛之一


看著 Eden 這位昔日的「小不點」搖身已變成亭亭玉立的小姑娘,即將大學畢業投身社會,最令我們讚賞的就是懂得孝順家人,掏腰包請媽咪來東京,也許是當年的老師「教導有方」吧!


▲想不到有機會與 Eden 和她的媽媽在東京見面


今餐埋單 ¥40000,正是香港高級壽司店的食材,「千両」的價錢,難怪我們越來越少去吃香港的日本料理。

告別 Eden,我們在附近的超級市場買了點生果就準備上車回品川。誰知繼幾年前 Sydney 的「Where’s my luggage?」和「Where’s my son?」後,Uncle James 又獻新猷,上演一幕「Where’s my car key?」。
話說我和 Uncle James 去取車時,Uncle James 竟發現不見了車匙,不單身上沒有,飛奔回去「梅丘寿司の美登利」也找不到,原本已經開始盤算如何在深夜聯絡租車公司,幸好 Uncle James 最後發現自己之前將車匙交了給 Yvonne,只是虛驚一場。

明早 Uncle James 一家將會先回香港,不過相信不久將來,我們又會再有機會同遊日本,希望到時不會又上演「Where’s my 乜乜乜」吧!





《2016 東京と千葉花の季節》
2016 東京と千葉花の季節(最終回)~再嘗美味燒肉@焼肉トラジ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