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29日星期二

2016 東京と千葉花の季節(九)~鬧市中的油菜花海@浜離宮恩賜庭園

DAY4(中)~『東京都』汐留 (浜離宮恩賜庭園)→築地市場
離開六本木的毛利庭園,決意去發掘一下新的賞櫻勝地,結果就選了汐留附近的浜離宮恩賜庭園。平時幾年也不會到汐留一次,想不到昨晚才剛道別,今日又再「登門造訪」,可謂世事難料。

浜離宮恩賜庭園
從大江戶線汐留駅步出地面,向著海邊前進,不一會就到達了浜離宮恩賜庭園。浜離宮恩賜庭園據說是江戶時代德川將軍家的庭園,而自明治維新以後,這裡就成為了皇室的離宮,並改稱為「浜離宮」,直到 1946 年正式對外開放,再次改名為「浜離宮恩賜庭園」。

▲高樓大廈作背景



去到入口處,發現原來浜離宮恩賜庭園內栽種了三十萬朵油菜花,加上剛好遇上了花期,可說是意外的驚喜。今趟東京之旅與油菜花可說有緣,前幾天才在千葉影過油菜花與電車,誰不知今次無心插柳下又再遇上。

▲花海

以往看過的油菜花都是生長在郊外的,今次雖然長在庭園中,可是背景卻是幾十層高的高樓大廈,彷彿生長在鬧市中,總覺有點格格不入。

▲黃色的圖畫

▲朦朧

在千葉縣的時候,主角是電車,不過今次油菜花卻搖身變成了主角,反正今日「孤獨的攝影家」有的是時間,可以嘗試不同角度,爬高爬低,一時大特寫,一時 wide shot,影花之餘亦順道影影蜜蜂,差點讓我忘了來浜離宮恩賜庭園的原意。

▲一朵小花

▲小蜜蜂


影夠了油菜花,是時候去追櫻,可是當我遊走離宮恩賜庭園一圈後,只能找到兩、三棵櫻花,究竟是櫻花還未盛開?還是根本沒有櫻花呢?

▲櫻花在浜離宮恩賜庭園是「少數族裔」

▲休息

雖然影不到櫻花,浜離宮恩賜庭園還有一些有意思的景物,其中有一棵「三百年の松」,據說是由第六代將軍德川家宣所栽種,高十八米,枝葉茂盛,是東京最大的黑松之一。

▲老松樹「三百年の松」

浜離宮恩賜庭園在面臨東京灣那邊設置了一道水門,其作用原來是將海水導入庭園中的「潮入の池」,使水池周邊產生的景致隨著潮汐漲退而變化,不得不佩服古人的智慧。據說旧芝離宮恩賜庭園、清澄庭園和旧安田庭園原本也同樣設有「潮入の池」,不過現在實際有海水出入的,就只剩下浜離宮恩賜庭園的「潮入の池」。

▲「潮入の池」畔的「松の御茶屋」

其實我在出發前搜集賞櫻資料時才首次認識到浜離宮恩賜庭園這個地方,可能是以往來來去去都是逛銀座、 渋谷、秋葉原等,與大多數人一樣,對東京的認識只限於買、食、玩,其實東京還有很多有趣的庭園、下町、小社區等待著我們去發掘的,下次一定要好好安排行程,見識東京的每一面。

▲「樋の口山」上的小松樹

浜離宮恩賜庭園內還有一個水上巴士碼頭,可以坐水上巴士到達淺草和台場等,原本想去台場匯合團友們 ,可惜船期不夾,唯有繼續孤身走我路。

築地市場
下一站來到築地市場,時近黃昏,大部份的店舖均告打烊,開門營業的就只有壽司店,想「掃街」吃點小食的願望落空。

▲黃昏的築地市場與早上的熱鬧完全是兩個世界

築地市場搬遷在即,搬遷前還不知到有沒有機會再來,雖然吃不到小吃,還是到處看了看,懷緬一番才離開。

▲築地場外市場


~‧~‧~
東京 JOYPOLIS
當我一個人到處「流浪」,兩位小姐和 Uncle James 一家離開新宿御苑後就去了台場的「東京 JOYPOLIS」玩遊戲。阿斐和 Ian 兩位小朋友不約而同對刺激的遊戲耍手擰頭,入場後走了一圈,大部份遊戲都不敢玩,竟嚷著要玩每局 ¥200的滑雪機!可幸,最後給他們找到幾個射擊遊戲玩了一轉又一轉。

▲無聊射擊遊戲深得兩位小朋友喜愛

▲今年去不到滑雪,阿斐連滑雪機也不放過


ちびまる子ちゃんカフェ (小丸子 Cafe)
離開「東京 JOYPOLIS」之後,他們又去了位於富士電視台的「ちびまる子ちゃんカフェ」(小丸子 Cafe),作為小丸心忠心粉絲的阿斐亦終於圓了心願。

▲終於去到小丸子 Cafe


然而,小丸子 Cafe 似乎「行貨」了點,大多數食物均像小丸子漢堡扒般只加了塊「小丸子紫菜」了事,最有趣的就只有永沢同學肉包和洋蔥湯,可說是最沒有誠意的卡通人物主題 cafe。

▲永沢同學肉包的洋蔥頭最為神似

▲小丸子漢堡扒是否「求其」了一點呢?



《2016 東京と千葉花の季節》
2016 東京と千葉花の季節(最終回)~再嘗美味燒肉@焼肉トラジ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