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27日星期三

2016 新潟‧山梨尋味の旅(十)~武田信玄的領地「甲斐国」

DAY5(下)~『長野縣』松本 (松本市美術館)→『山梨縣』白州 (サントリー白州蒸溜所)→甲府 (武田神社)
松本
午餐過後,我們亦準備離開中町通り,不過告別松本前還有最後一站,就是松本市美術館。幾位團友對於藝術品一向興趣不大,而我這個兼職「導遊」之所以堅持要去,自然就是為了看看草間彌生的作品。

松本市美術館
松本市美術館距離松本城不遠,只需幾分鐘車程就到了,可惜因為待會還要趕路,因此時間上不容許我們入場欣賞常設展,只能在館外看看草間彌生的其他作品。草間彌生出生於松本市,是著名的日本藝術家,其招牌的「水玉」(波點) 設計大膽而具特色,一系列的作品享譽國際。

▲《幻の華》和松本市美術館


松本市美術館外展出了草間彌生的的作品《幻の華》和《水玉強迫》(Dots Obsession) 可口可樂汽水機等,其中最「吸睛」的,自然是大型裝置藝術品《幻の華》。
《幻の華》由幾棵色彩鮮豔的巨型鬱金香所組成,既像《孖寶兄弟》裡面的食人花,亦像傳說中的花妖般張牙舞爪,令人望而生畏。

▲張牙舞爪的食人花?

而位於《幻の華》旁邊,卻是一系列可愛的《水玉強迫》作品,包括了可口可樂、汽水機、長櫈、回收筒等,全部都以紅底襯上白色的波點,非常吸引。

▲水玉長櫈

▲水玉人形

令阿斐最感興奮的當然是汽水機,不單有草間彌生的簽名,還有草間彌生版的《水玉強迫》可樂,可惜只是非賣品,否則肯定要買一大箱回家。

▲有草間彌生簽名的汽水機

▲草間彌生版可樂


サントリー白州蒸溜所
匆匆告別草間彌生,我們又踏上長征之路,目的地是位於山梨縣的「サントリー白州蒸溜所」(Suntory 白州蒸餾所)。離開松本市時已經過了三點,可是由於我們要趕及在四點前到達白州蒸溜所,因此在高速公路上就逢車過車、遇神殺神,最終總算能夠「成功上壘」。

▲穿過林蔭夾道的小路就到達ウイスキー博物館

買了門票,尚有半小時參觀時間,我們先去參觀「ウイスキー博物館」(威士忌博物館)。

▲屬於威士忌的博物館

博物館的展品相當多元化,介紹了威士忌的釀造過程外,還有一些幾十年前的懷舊招紙和廣告,見證著威士忌於日本的發展。

▲懷舊海報

▲小姐等酒飲?不過還要等八、九年呢!

此外,博物館的頂樓是展望台,可以看到白州蒸溜所內的其他建築物,也可遠眺包圍著蒸溜所的群山。


▲白州蒸溜所工場所在


ファクトリーショップ白州
我們此行的目的當然不止為了看博物館,既然白州是 Suntory 旗下著名的威士忌品牌,當然想試趁機試飲一下。然而,我們還是遲來了一步,參觀蒸溜所工場和試飲早結束了,因此只能逛逛 factory shop。


▲逛逛小賣店

Factory shop 有售十二年的「白州」和十二年的「響」,四千幾円 (500mL),價錢尚算合理,不過家中還有一些威士忌存貨,結果最後還是沒有「幫襯」。


▲普通裝的白州威士忌


甲府
繼續行程,太陽伯伯終於正式登場,不再若隱若現,而我們亦趁著美好的陽光,在路旁找了幾片稻田拍照。雖然不清楚眼前的稻米是什麼品種,但每片葉子都在陽光下顯得通透奪目,一片生氣勃勃,盡去這兩天的陰霾。


▲陽光下的稻田

▲生機處處

另外,最令我們喜出望外的,是竟然可以看到從雲霧中鑽出來的富士山,要知道我們一向與富士山無緣,往往來到山腳也看不見「廬山真面目」,今次竟然有幸看到,自然要好好欣賞一下。


▲終於能與富士山見個面

趕了一天的路,傍晚時份,我們終於來到了今日行程的最後一站「甲府」。甲府市一帶是古時的「甲斐國」,除了阿「斐」回到了自已的「領土」外,原來這裡也是阿佳的主場,因為甲斐的拼音就是「Kai」呢!


▲甲斐是阿斐和阿佳的領地


武田神社
一日之間,我們走了二百幾公里路,由上杉謙信的越後国來到了武田信玄的甲斐国,趁著還有點陽光,就先去武田神社參觀。


▲寂靜的武田神社

武田神社建於 1919 年,是武田家三代 - 武田信虎、信玄和勝賴居住的「躑躅ケ崎館」的遺跡所在地,御祭神當然就是「甲斐之虎」武田信玄。


▲可惜「躑躅ケ崎館」沒有留下什麼痕跡

由於遊戲《信長之野望》的緣故,自小已認識「躑躅ケ崎館」這個又難記又難唸的名字,而此刻縱使身處寂靜的神社中,聯想到的就只有戰爭,腦海浮現的是千軍萬馬的情景。


▲私人攝影師作品

▲攪什麼?

既然有武田信玄,神社內亦當然會出現他的「風林火山」旗幟,上面寫著「疾如風、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動如山」這幾句出自《孫子兵法》的名言,代表著戰鬥的精神。


▲風林火山

有趣的是,當我們來到寶物殿前,竟發現了一尊 Hello Kitty 的石像,難道 Hello Kitty 曾穿越時空,與武田信玄扯上了關係?


▲小姐,你為什麼會在此出現呢?


ホテル1ー2ー3甲府・信玄温泉
離開武田神社後,我們先到酒店「ホテル1ー2ー3甲府・信玄温泉」落腳,可是碰上下班時間,車多燈位又多,幾公里路行了十幾分鐘。
「ホテル1ー2ー3甲府・信玄温泉」給我們有點日久失收的感覺,職員服務態度又麻麻,而我們明明連續住兩晚卻要換房,本已有點不滿,然而當再看看價錢後,一切又似乎都變得合理了。

やきとりの名門‧秋吉
晚餐時間到了,大家剛才經過市中心時看中了在福井吃過的「やきとりの名門‧秋吉」,一於「翻尋味」。


▲やきとりの名門‧秋吉

我們剛在 bar 枱坐下,馬上七嘴八舌地點菜,最後幾乎 menu 上每款也點了一份,讓旁邊飲酒談天的食客們也為之側目。


▲對著火爐的師傅

秋吉的燒雞五串一份,甚有豪氣,可是每當燒雞串一上場,馬上就被餓鬼們瞬間消滅,想好好影一張大堆頭的串燒相也不成呢!


▲總算影到大合照


秋吉的燒雞當然沒有令我們失望,雞肉又香又有彈性,燒若鳥和帶點肉的燒雞皮就最讓我們讚不住口,而較少吃到的燒牛筋和燒豬手也美味非常,令人口味。


▲燒雞串放在熱板上既可保暖又可省去洗碗的麻煩

▲炸雞軟骨亦十分出色

來到日本,除了和牛及海鮮外,燒雞也是我們必吃的美食之一,隨便走進一家也不曾讓我們失望過呢!

吃過晚餐,最佳飯後節目莫過於來一趟私人花火大會,可惜附近一帶都是民居,似乎不適合放煙花,幸而阿斐的性格隨和,不愛死纏爛打,明白了原因後,縱使不開心亦接受現實,因此爸爸亦許下承諾,明晚說什麼也要找到一處地方讓她舉辦花火大會。

《2016 新潟‧山梨尋味の旅》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