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16日星期六

2016 加拿大洛磯山の夏(九)~勇闖冰川@Athabasca Glacier

DAY5(中)~『Canada』Columbia Icefield (Athabasca Glacier)
Columbia Icefield
今天我們將要參加 Athabasca Glacier Icewalks,因此必須在二時前趕到 Columbia Icefield。離開 Sunwapta Resort 後,我們馬不停蹄,為了爭取時間,午餐亦只能在車上匆匆解決,幸好沿途交通還算暢順,最後來到 Columbia Icefield Centre 後還剛剛夠時間去一去洗手間。

▲我們的目標~Athabasca Glacier



Athabasca Glacier Icewalks
Athabasca Glacier Icewalks 的集合地點位於 Athabasca Glacier 底部的停車場,當我們到達時, Athabasca Glacier Icewalks 的車早在恭候多時。可是,身處盛夏中,我們又怎會有攀登冰川的禦寒裝備呢?幸好 Athabasca Glacier Icewalks 的裝備一應俱全,由行山鞋到雪爪、手套、帽、防水褲、防水外套.....全部可供借用,唯一麻煩就是要自行在「減價攤」中尋找適合自己的 size。
時間緊逼,我們忙著填寫「生死狀」,想不到阿斐竟然醒目地找到合適的行山鞋和衣物試穿,原來小姐也開始懂得照顧自己呢!尋尋覓覓一輪,大家總算穿好裝備,頭兩組先頭部隊早已出發,而我們就跟著第三組的領隊 Sabrina 向著冰川邁進。

▲準備出發

▲先頭部隊

我們首先經過一段似石礦場的亂石堆,心想為什麼無端端會有人在冰川採礦?經 Sabrina 一番解釋後,我們都恍然大悟,原來碎石是冰川的產物,當冰川移動時,底部就變成了碎石機,將大石輾碎後,再把石塊由山頂帶到山腳來,我們旁邊大石上的一條條坑紋就是印證。

▲冰川帶動碎石的痕跡

疑問二:為什麼我們身邊卻只有碎石沒有冰川呢?答案顯然易見,就是全球暖化,加劇了冰川融化的速度,Athabasca Glacier 自不能倖免,由原本伸廷到 Columbia Icefield Centre,到現在退縮到山上,再過幾十年更可能會消失不見。

▲起初還以為去了石礦場

▲獨木橋加人手欄桿

我們跨過簡陋的獨木橋後,就正式踏上了 Athabasca Glacier。之前我和媽咪在 Icefields Parkway、瑞士、新疆都遠觀過冰川,均感冰川似乎遙不可及,想不到今天竟然有機會親身踏足冰川,內心自然興奮莫名。

▲踏上冰川

裝上冰爪後,我們均緊張又期待,跟著 Sabrina 的足跡,步步為營地前進。冰川看似平坦、安全,但其實危機處處,因此必須要由專人帶領,還要跟著前面的領隊和團友排成一直行,否則後果可大可小。

▲小心奕奕過 crevasse

冰川上第一種「陷阱」是 crevasse,這些兩邊接近垂直的裂縫可深達幾十米,雖然我們身處冰川底部,crevasse 不算深,但我們有時亦必須跨過它們才能繼續前進,因此起初都有點擔心阿斐,幸好小姐亦十分慬慎,有時甚至還回頭伸手幫媽咪「過河」,十分抵讚,據她所說,是恐怕論盡大媽失足云云!

▲探頭看看 crevasse

▲每人都有機會輪流看看

另一種讓我們印象深刻的是 millwell,看見冰川上偶然會出現一兩個小小的「水池」,可是原來這種我們口中的「水池」就是 millwell,而且絕不能小覷。

▲看看 millwell

由於 millwells 會直通冰川底部,所以可深達百米,萬一掉進去,就會像掉進抽水馬桶般,隨著冰川底下的冰水流向山腳,再由冰川底部排出來,只不過這個過程可能要經幾年,甚至幾十年罷了。

▲深不見底

▲深入 millwell

雖然沒辦法親身體驗掉進馬桶的感覺,但 Sabrina 會逐一拉著我們探頭向 millwell 內觀看,垂直地感受 millwell 的深度,十分刺激。

▲冰柱

冰川上還有一種「陷阱」,就是積雪。有些積了雪的地方看似「實淨」,但其實底部可能是一個 millwell,萬一踏上去就萬劫不復,因此 Sabrina 亦不時提醒我們要跟著她的步伐行走,以免誤踏積雪。

▲積雪下也許是 millwell

高海拔加上我們起初未熱身,走得有點吃力,有點擔心會捱不完三小時的行程,不過看大家漸漸健步如飛,相信是疲勞被興奮掩蓋了。

▲另一道小冰川 AA Glacier

行走期間,Sabrina 不時會停站講解,例如介紹一下 Columbia Icefield 和 Athabasca Glacier。原來 Columbia Icefield 極為龐大,是 Rocky Mountain 中最大的一個 icefield,面積 325 平方公里,即是約三分之一個香港般大小,最深處可達 350 米。至於我們身處其上的 Athabasca Glacier 只是 Columbia Icefield 其中一條伸出來的「小舌頭」,只行了一小段,對於我們來說已是無盡的旅程,可以想像到 Columbia Icefield 是如何龐大。

▲冰川開始展現出底層的藍色

另外,在 Columbia Icefield 融化後的水會經過 Columbia River、Athabasca River 和 North Saskatchewan,然後分別流入太平洋、北冰洋和大西洋,特別之處,在 Rocky Mountain 亦屬罕有。
雖然肉眼看不見,但冰川其實是不斷移動中的,而 Athabasca Glacier 的冰由山頂移動到山腳約需十五年左右,因此山頂上的冰較「年青」,年紀愈大的就愈接近山腳。

▲最愛看仿似要滲出來的藍冰

此外,Sabrina 也告訴我們 Athabasca Glacier 深度最深達 250 米,最淺的也有近 15 米,有趣的是冰川愈近山上就愈深,因此如果這裡的冰一下子消失了,我們返回停車場的時候就要上斜路而不是下坡。
除了增長知識,我們也有不少體驗,例如 Sabrina 會從冰川鑿出一些「堅‧冰」讓我們試吃,感覺冰涼透心之餘亦相當硬,要一定的牙力才咬得開。

▲冰川的冰特別甜

▲冰裡面有很多氣泡

我們亦試過用水樽去裝冰川水,在滾滾而下的冰河中盛水可不是件易事,一手要抓著冰鑿還要加上 Sabrina 拉著,幾經辛苦才能注滿一樽,不過冰川水那份清甜冰凍的感覺卻是無可比擬的。
當然,我們還有一個極無聊的體驗,就是抓著冰鑿,趴在地上扮爬山,最喜愛無聊玩意的阿斐自然玩得不亦樂乎。

▲努力向上爬

我們越往上走,發現冰川的顏色由原本「啡啡黃黃」慢慢變成了白色,再由白色演變成白裡透藍,一下子四周寶藍色的冰彷彿要滲出來一樣,感覺非常夢幻,非筆墨可形容。

▲神秘又美麗的藍冰世界

行了近兩小時,我們就到達了全程的最高處,不過估計只行了 Athabasca Glacier 不到四分之一的高度。

▲如夢幻般的世界

其實要近距離接觸 Athabasca Glacier,除了像我們參加 Athabasca Glacier Icewalks 外,還可以乘坐雪上車 Snocoach 到我們上方不遠處的平台上走走。然而,考慮過時間和體力尚可應付,我們還是覺得靠自己一步步走上來感覺會更深刻、更滿足,而學到的知識亦會印象難忘,就像阿斐般,回到香港亦不時提起那個「馬桶」millwell。

▲如不想步行,亦可乘坐 Snocoach

「全球暖化」、「冰川融化」一直對我們來說似是口號居多,始終居住在都市中感覺不深,但今天親身踏足冰川上,看著冰川和氣候奮戰,為了阿斐的子孫們仍能看到美麗無比的冰川,都深覺得有必要開始行動,為環保出一分力。
合照時間,Sabrina 為我們十幾位團友分組合照,而我們那位甚少影相的神秘團友舅公亦粉墨登場,與我們又「V」又「跳」。

▲大合照!

▲小合照

影過了合照,就是下山時間,可是竟又下雨了,幸好只是過雲雨,下了一會後還有少許陽光。縱觀今日除了雲霧較多,看不到藍天外,天氣尚算不錯,不太冷亦不太熱,溫度適中,起碼不會行到「身水身汗」。
落山時 Sabrina 選了一條接近山邊的路線,可能陷阱較多,沿途一路牽著阿斐走,讓我們更放心,始終小姐雖然怕危險,但卻魯莽成性,一失足就不堪設想。

▲冰川邊緣

Sabrina 領我們走到山邊看看,原來一直不起眼,看似「污糟」的黑泥其實是冰層,可真失覺失覺!

▲想不到黑泥原來是冰層

回到停車場,是次冰川行就正式完結。起初對於行冰川都沒有太大感覺,以為只是在冰川上走走,看見要行三小時還幾乎要打退堂鼓,現在卻慶幸自己有幸參加是次 Athabasca Glacier Icewalks,長了知識之餘,亦得到了那份完成使命般的滿足感,難忘程度媲美「跳飛機」。然而,亦同時對全球暖化的問題深感無奈!

▲多謝 Sabrina 為我們上了寶貴一課


而經過今次冰川行,我們亦感覺到阿斐在這幾天彷彿長大了,沒有姐姐在身邊無微不至照顧,反而懂得照顧自己照顧別人,值得加許。

▲仰望 Mt Athabasca

《2016 加拿大洛磯山の夏》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