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31日星期二

2017 大阪‧広島雙城記(最終回)~再上一節沉痛的歷史課@広島平和記念資料館

DAY6~『広島縣』広島 (広島城、原爆ドーム、平和紀念公園、広島平和記念資料館、本町商店街)広島空港→香港
大年初四早上,是我們來到広島市的第一天,不過亦是是次行程的最後一天,慶幸今天尚為假期,暫時不用「年初四咁嘅面口」!又到了收拾行李時間,雖然今次大家購物時已有節制,但兩個大背包還是給塞爆,要勞煩阿斐幫手背一些戰利品。
以免費早餐來說,Comfort Hotel 都相當豐富,西式的有腸仔、炒蛋、焗薯,日式的飯團也有昆布、鮭、梅三種選擇。早餐後,大伙兒就出動去觀光,今早雖然有陽光,但原來都相當清涼,氣溫只有一、兩度,有人扮有型沒有帶頸巾出街,可是轉頭又借用了媽咪的頸巾呢!
沿著大街鯉城通り向北走,沿途有不少電車經過,細心看看,發現了起碼有四、五款不同型號的電車,由最舊的 retro 風到仿似歐洲最新款的電車也有。

▲広島市的路面電車


路經 SOGO 旁邊的 Bus Centre,先買了下午去広島空港的車票,原來車票不設劃位,亦沒有指定班次,唯有到時預早一點過來「霸位」。

広島城
我們不久就來到了第一站広島城,當經過了御門橋後,就正式進入了広島城的範圍。広島城別名「鯉城」,於 1599 年建成,先後經歷過戰國時代和明治時代的戰火洗禮,然而卻始終敵不過原子彈的威力,在原爆中化為灰燼。
広島城現今的天守閣於 1958 年完成重建工程,而其他位於二の丸的「平櫓」、「多聞櫓」等則相繼於 90 年代回復了原貌。

▲過了護城河就是二の丸

我們在二の丸看到了一棵尤加利樹,這棵樹外觀平平無奇,可是當二の丸所有建築物均全毀於原爆時,它卻能夠屹立不倒,生命力之頑強,可說是大自然的奇蹟。
接著,我們先後經過了広島護國神社和本丸後,我們就來到了位於護城河畔的天守閣。

▲広島護國神社

広島城的天守閣原本是複合連結式,由大天守至渡櫓之間原本還有兩座小天守,不過現在剩下的就只用鋼筋水泥重建的大天守。

▲広島城的天守閱

有別於一般的天守閣,広島城的天守閣外牆由於採用了大量木材,反而有點似古民家,感覺親切一些。

▲外牆以木材為主,令人更感親切

媽咪和阿斐選擇坐上一會,呼吸新鮮空氣,而我就到處看看,從不同的角度影影天守閣,各自用不同方式去感受這個天朗氣清的美麗早上。

▲再見広島城


原爆ドーム
從広島城步行了十多分鐘,我們就來到了「原爆ドーム」。

▲原爆ドーム

1945 8 6 日,有一小隊飛機來到了広島市的上空,其中一架就是 B-29 轟炸機「Enola Gay」號。上午 8 15 分,「Enola Gay」號的炸彈艙艙門打開,外號「Little Boy」的史上第一枚原子彈被投放,四十五秒後,「Little Boy」在広島市相生橋附近的上空 600 米處發生爆炸,並且化成了一個中心溫度達三、四千度,直徑五百多米的大火球。
火球的熱力令方圓幾公里內的所有物件幾乎無一倖免,建築物化成了灰燼,行人就更被徹底毀滅,僅有柏油路上或石牆上留下一個依稀的輪廓。
接踵而來的是時速八百公里的爆炸氣浪,爆炸點附近十幾平方公里的建築物均被這股爆炸氣浪焚毀,而広島市內約有 70000 人亦因此而即時喪生。

▲在原爆下仍然能屹立不倒

由捷克建築師 Jan Letzel 設計,原本是広島縣產業獎勵館。由於「原爆ドーム」以鋼筋和混凝土建造,雖然離開原爆中心不過二百米,卻能於原爆中「倖存」,圓頂的鋼筋亦幾乎保留了原狀,因比於 1996 年被列入《世界遺產名錄》。

▲露出了鋼筋水泥

「原爆ドーム」可說是原爆的「見證人」,見證著戰爭殘酷的一面,見證著大量的人命傷亡,我們來到這裡亦頓感心情沉重,當然也沒有合照和 selfie 的心情。

▲歷史的見證

我邊走邊向阿斐講解原爆經過,而「原爆ドーム」旁邊亦有位伯伯以自己母親的經歷作見證,圖文並茂地講解原爆的經過和禍害,向年青一代述說著沉痛的歷史。

▲伯伯的資料詳盡,還有多國語言版本


平和紀念公園
離開「原爆ドーム」,我們就過橋往對岸的「平和紀念公園」。「平和紀念公園」佔地約十萬平方米,裡面有「原爆の子の像」、「平和の灯」、「原爆死没者慰霊碑」和「広島平和記念資料館」等,而每年的 8 6 日舉行的「平和記念式典」就是在此舉行,因此不少園家元首亦曾到訪這裡。

▲原爆死没者慰霊碑

走在公園內,不時可以看到一些公公婆婆充當導賞員,帶領著一班班的年青人講解歷史,確實是一個不錯的安排。

▲回望平和紀念公園和原爆ドーム


広島平和記念資料館
最後一站就是「広島平和記念資料館」,原來阿斐上次去完「長崎原爆資料館」,看過一些「寫實」的照片後就發惡夢,今次其實是硬著頭皮陪我們來的呢!記得阿斐以前去波蘭的奧斯威新集中營時一點感覺也沒有,可能當然年紀尚小,而現在懂事了,自然懂得害怕,也會發惡夢。

▲広島平和記念資料館

我們先去長崎再去広島,連續兩個旅程都去原爆地參觀,只是事有湊巧,幸好暫時全世界也不會找到第三處,阿斐不用擔心我們會再帶她去看原爆資料呢!

▲原爆的磨菇雲

「広島平和記念資料館」內介紹了広島市被炸前後的實況,而我們也看到了「Little Boy」的原形,實在想不到這個只得三米長的原子彈,破壞力可以如此驚人!

▲三米長的「Little Boy」威力極為驚人

館內有不少死傷者的遺物,例如變形單車、燒爛了的照片等,同時亦少不了建築物和死傷者被炸後的照片,部份都相當「血淋淋」,我和媽咪只好避重就輕,選取適合的照片才讓阿斐去看。

▲原爆的位置就在原爆ドーム附近

見證過這段殘酷的歷史,我們的心情都變得沉重,同時亦暗暗祈求著世界的和平,希望人類能汲取教訓,不要再愚蠢地發動戰爭。
告別了「広島平和記念資料館」,我們算不上「觀光」的広島觀光行程就結束了,逛逛街,吃個午餐就要去機場。

鯉城通り
返回鯉城通り,剛好看見一個小小朝市,原以為朝市賣的只是農產品,兩位小姐也提不起興趣,誰知媽咪竟然有收獲,買到芋頭和檸檬,真是匪夷所思,能人所不能,試問誰又會想到在日本買芋頭和檸檬呢?

▲小小的朝市

看檔的姨姨送了一杯檸檬啫喱給阿斐,小姐一邊吃一邊說好味,我說想試試,誰知她竟然叫我自己去取,當真是位「孝順」的女兒!

▲另一間捱過了原爆的建築物「旧日本銀行広島支店」


本町商店街
去到本町商店街,循例地看過 adidas jump shop 等,之後就去逛 Parco。接著,又是千篇一律的節目,陪「老細」去 MUJI Tokyu Hands 逛文具部,這位小姐無論去到什麼地方也是逛這幾間店,難道不覺得悶嗎?

▲又行商店街

▲逛逛 Jump Shop

我們上個月剛去完福岡,現在來到広島,來來去去都是那些連鎖店,商店街上又都是大同小異的店舖,忽然讓我感覺有點迷失,有時還以為自己身處福岡。

▲熱鬧的本町商店街

▲福屋和三越兩大百貨公司

時間差不多,我們對於広島蠔可謂「一試難忘」,離開前還想再吃一餐,可惜著名的「燒蠔小屋」太遠,一來一回花上太多時間,只好在商店街找找。

ちりめん食堂
結果,我們找到了一間広島蠔專門店附設的食堂「ちりめん食堂」,由公公婆婆打理,十分有家庭 feel。也許広島蠔是由產地直送的關係,蠔飯只需 600,相當超值。

▲午餐的小食堂

我們媽咪一人一碗蠔飯,加上阿斐的意粉,埋單不用千八円,價錢也相當「家庭式」呢!

▲蠔飯用上了五目飯

▲阿斐的意粉也不錯

其實広島市內還有不少美食,好像燒蠔小屋和沾麵等,還有就是媽咪想一吃再吃的黑雞、忘了去吃的壽司...... 不過全部都要留待下一次。

広島空港
我們第一次去広島空港,原來距離広島市差不多一小時車程,都相當遠。行了一會手信店,阿斐無意中發現了模擬駕駛飛機遊戲,當然馬上要試玩。
由我先上陣試試看,駕駛飛機最困難的自然是降落,我衝出跑道,降落在草地上,之後的阿斐竟然墜機,還要是在広島空港墜機,幸好今次我們是由広島起飛去香港,否則就真是「大吉利事」!

Captain 斐!

入閘前,我們把握了最後機會,去日式居酒屋「てっ平」吃了點小食,其中自然少不了広島蠔。牛油燒蠔著實不錯,八爪魚刺身也相當可口,可惜還是太飽,不能多吃一次広島お好み焼き。

▲機場內的居酒屋

▲牛油燒蠔與八爪魚刺身

入閘後,我們作最後衝刺,買了個 LeTAO 的「Double fromage」,想不到只售 1600,是香港的一半價錢。
阿斐今次旅程忽然愛上了「The Pungency」版的「午後の紅茶」,還說夠「贅沢」,上機前被她發現在小食店有售,竟然又買了兩樽,果然承傳了「買物王」的基因!
上機後,阿斐說要學好友正妍在機上吃杯麵,於是我們亦陪她一人吃了一個。小姐一向「論盡」見稱,可是今趟出事的卻是媽咪,將杯麵湯倒了在阿斐身上,幸好麵已吃完,湯亦不算太熱。然而,當殃的卻是阿斐的「Darth Vader」衫,事關上次在福岡已被拉麵湯淋到濕透,今次又遇上了杯麵,可謂「倒霉」之霸!

今次背包遊日本順利完結,乘機問問兩位小姐喜歡自駕遊還是背包遊,想不到小姐們異口同聲地支持自駕遊,看來我還是擺脫不了司機大佬這份工作呢!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