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28日星期一

2014「克羅地亞‧斯洛文尼亞‧波斯尼亞」三國志(二十一)~在 Sarajevo 上一節歷史課

DAY10(上)~『Bosnia & Herzegovina』Sarajevo (Ferhadija、Bascarsija、Sarajevo 1878-1918、Tunnel Museum)
今天是 2014 年 7 月 28 日,一百年前的今天,是歷史上令人難以忘懷的一天。就在 1914 年的 7 月 28 日,奧匈帝國正式向塞爾維亞宣戰,展開了為期四年多,結果導致有一千萬人喪生的第一次世界大戰。今早的 Sarajevo 天氣灰曚曚,彷彿哀悼著這沉痛的一天,由於昨晚大致上已完成了觀光行程,今早的行程相對輕鬆,主要是逛逛書局和博物館,因此天氣欠佳對我們的影響也不算太大。

Ferhadija
早餐前先到街上逛逛,順便兌換點波斯尼亞幣。走到去昨天的找換店,發現原來還未開門,不過門外明明寫著八點開門的,但其實現在已經是八時十五分,想不到 Sarajevo 人也習慣不守時呢!

▲星期一早上的 Ferhadija,行人比昨日更少


等了又等,十五分鐘又過去,找換店還未有開門的跡象,再看看四周的店舖,銀行、郵局、商店全部還未開門,星期一的早上,Ferhadija 街上看不見一個趕著上班的人,走在街上的,大部份都是一個個西裝畢挺的伊斯蘭教徒,另外有些則是一家大小總動員,個個打扮整齊,手持著鮮花,看來是準備趕赴什麼宴會或集會。

▲小朋友也拿著鮮花準備去聚會

看看勢色不對,返回酒店問問職員,原來今天是伊斯蘭教的節日 End of Ramadan (齋戒月結束日),雖然不是公眾假期,但伊斯蘭教徒會舉行聚會,有些店舖則會改變營業時間。換錢任務失敗告終,身上只剩下 60 KM,唯有決定先吃早餐,幸好今早的酒店包早餐,否則大家可能要捱麵包。

▲冷清的街道上,營業的就只有幾檔花店

▲市場內也是清一色的花店

大家收拾好行李,退房後先把行李搬上車,之後又返回了 Ferhadija 看看情況有否改變。差不多十點了,該開門的也應該開門了,可是我們先後走過了 Ferhadija 和 Marsala Tita,發現除了麵包店、花店和少部份餐廳外,差不多全部的商店都仍然重門深鎖,媽咪最想去的書店當然也不例外。想買幾本有關 Sarajevo 的書最終也買不到,失望之餘,唯有寄望博物館 Sarajevo 1878-1918 會照常開放。

▲書店休息,媽咪始終還買不到有關 Sarajevo 的書籍



Bascarsija
Sarajevo 1878-1918 位於 Latin Bridge 旁邊,我們前往的途中又經過了 Bascarsija,原本昨天還是熱鬧非常的街道和店舖都關上了門,水盡鵝飛,只偶爾見到幾位伊斯蘭教徒聚集在一起喝咖啡。

▲這一邊是東歐建築林立的 Ferhadija 大街

▲轉一轉身變成了充滿中東色彩的 Bascarsija,十分奇妙

早上喝杯咖啡對於我們來說可能平平無奇,不過對於他們來說,應該是一個期待已久的節目,因為之前的齋戒月期間,由日出到日落期間都不能喝不能吃,今天能夠光天化日下飲咖啡實在是一個重要無比的節目。

▲Bascarsija 的店舖關上了門,只有咖啡店在營業

▲遇上了伊斯蘭教的假期,參觀行程也受到了影響


Sarajevo 1878-1918
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到達了 Sarajevo 1878-1918,看見門口聚集著幾位望門輕嘆的遊客們心中早已沉了一截,雖然門口也沒有什麼告示,但明明過了開門時間還是毫無動靜,看來都要打定輸數了!

▲Sarajevo 1878-1918 博物館,外牆上的就是刺客 Gavrilo Princip

雖然不能進入 Sarajevo 1878-1918 參觀,令媽咪一再失望,不過我們來到這裡也不是全無意義,因為引發第一次世界大戰的導火線,正正就是發生在我們眼前的這個位置。
話說第一次世界大戰開打前的一個月,即是 1914 年 6 月 28 日,奧匈帝國的皇儲 Archduke Franz Ferdinand 和他的夫人 Sophie 到訪 Sarajevo,當時他們坐在開蓬車上途經此處時,被一位名叫 Gavrilo Princip 的塞爾維亞族青年近距離開槍行刺,雖然這位刺客當場被捕,但皇儲夫婦二人卻返魂乏術,因此之後奧匈帝國就以此藉口,正式向塞爾維亞宣戰。

▲博物館當年的外貌 (照片來自 Sarajevo 1878-1918)

眼前這條其貌不揚的小路,其實就是第一次世界大戰的最重要舞台,馬路旁邊也有指示牌指出當年 Princip 所站的位置,阿斐見閒著沒事幹,就索性扮起刺客來,還要強迫爸爸做皇儲,果然十分「孝順」呢!

▲女殺手出沒注意

媽咪曾經在中學時期讀過有關第一次世界大戰歷史,極為期待 Sarajevo 1878-1918 這個景點,今趟不能進入博物館內參觀,實在非常失望,不過又有誰會想到我們會遇上了每年只有一日,還要是不定時的 End of Ramadan 呢!

▲路過的古董汽車

▲Selfie@Latin Bridge

除了大嘆倒霉,又還可以做什麼呢?看過了博物館外櫥窗的照片,看過了皇儲被刺殺的地方,總算不致完全空手而回,不過心情亦跌進了谷底,只能夠帶著遺憾離開 Sarajevo。返回停車場取車,不過身上只有 60 KM,幸好停車場可收歐羅我們才得以順利離開。

Sniper Alley
我們駕著車,再一次經過 Zmaja od Bosne (sniper alley),思想著當年的居民每日都活在惶恐下的日子,肯定是度日如年,慶幸自己生長於和平的世代,生長在一個與戰爭沾不上邊的地方,一定要好好珍惜,同時深深盼望著戰爭能夠從地球上消失。

▲Novo Sarajevo 一帶的也有些高樓大廈

▲Sniper alley 上的建築物

Tunnel Museum
告別 Sarajevo 前,其實我們打算去一去 Tunnel Museum 參觀的,不過估計都是休息居多,加上又沒有 GPS 幫助,能否找到也是疑問,即管抱著試一試的心情找找看吧。Tunnel Museum 位於 Sarajevo Airport 旁邊,在內戰的圍城時期,波斯尼亞軍隊就是從這裡一條 800 米長,位於機場跑道下的隧道與外間聯絡,取得物資和補給品,可說是當時波斯尼亞軍隊的唯一命脈,歷史意義重大。

▲Tunnel Museum 外表是一間民家

▲800 米長的隧道就是當年波斯尼亞軍隊的命脈

憑著手上簡單的地圖和指示牌,經過了一些民居後,我們亦找到了 Tunnel Museum。一如所料,Tunnel Museum 也是關門大吉,而且完全沒有任何告示,一派東歐作風。有幾位專程包的士前來的遊客同樣模門釘,不過聽說他們會再待幾天,相信還是有機會的,可是我們馬上就要離開,不知道以後還有沒有機會再來呢?


▲Tunnel Museum 又讓我們失望而回


景點關門雖然令我們有點失望,不過我們卻一點也沒有後悔前來,雖然它絕不是一個好玩的地方,卻是一個非常有意義的城市。Sarajevo 在歷史上佔了一個重要的席位,是第一次世界大戰和南斯拉夫內戰的主要舞台,遺留下來的遺跡和傷痕仍歷歷在目,能夠帶小小的阿斐來看看,認識一下戰爭帶來的禍害,已經勝過了千言萬語。



《2014 克羅地亞‧斯洛文尼亞‧波斯尼亞三國志「克羅地亞及波斯尼亞篇」》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