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10日星期三

2016 東京美食地圖(十一)~續‧東京下町風情@両国と藏前

DAY6(上)~『東京都』渋谷、東京駅、人形町、両国 (旧安田庭園、相撲博物館)、淺草橋、藏前 (鳥越神社、鳥越おかず橫丁)
渋谷
轉眼間又到了行程的最後一天,我們亦將要告別這五天的「家」。今次透過 Airbub 租的這間公寓位置便利,但奈何我們三人入住就總覺太逼,開得床就放不下行李,下次相信要找間大一點的。我們今晚坐凌晨一點機離開東京,成日「流流長」,當前急務就是退房後安置行李。

▲又是時候告別我們的「家」


一如所料,我們在渋谷駅找不到放得下大喼的 locker,唯有前往大 locker 較多又有寄存處的東京駅。

東京駅
「光天化日」下在東京坐的士好像還是第一次,沿途經過六本木、皇居等,白雲伴著藍天,天氣好得沒話說,令人心曠神怡。到達東京駅,順利找到了兩大兩小 locker,合共 ¥2200,總算完成了任務,又可輕裝上路。
今天我們與親子丼有約,目的地自然是人形町的「玉ひで」,走進東京駅北面的 Tokyo Metro 大手町駅,可是原來半藏門線的閘口竟然設在 800 米外,要行十幾分鐘才到,早知就坐的士省點腳骨力 (坐的士這回事,坐過第一次自然想再坐第二、三次呢!)。 

人形町
我們於水天宮前駅下車,想不到連續兩天都來水天宮,朋友不知道還會以為我們有喜呢!「玉ひで」創業於 1760 年,是東京著名的長龍老店,我們於十二點午飯時間到達,自然不能倖免要排隊,雖然排隊的方向和位置有點混亂,幸好這裡是日本,沒有人打尖,也沒有人貼人的「層壓式排隊法」,心情也輕鬆點。

▲飲盒果汁慢慢等位


柳屋
估計要排一小時以上,阿斐去便利店買個包,我就去甘酒橫丁的柳屋買件炭火鯛魚燒充饑。柳屋的鯛魚燒外皮香脆,紅豆豐富,果然名不虛傳,難怪有人一買就買了十幾件。

▲柳屋的鯛魚燒外皮比一般的香脆


玉ひで
在「玉ひで」門口排了一小時,終於可以入店了,滿以為可以開餐,原來只是在店內繼續排隊,著實令人失望。排隊時順道先買食券,我們同時也買了一盒煙熏雞作手信,不過煙熏雞包得非常密實,令人不知內裡乾坤,讓我們想拆開看看也不行。
今天最上級的「極‧親子丼」售罄了,於是我和阿斐一人一碗「親子丼」,媽咪就試「白レバ親子丼」。
我們的「親子丼」有兩種肉,相信分別是雞腿和雞胸,食家阿斐大讚雞肉夠香,我就欣賞雞肉夠彈性。至於蛋當然也是一流水準,甜甜的、狀態剛剛好,不會太硬也不會像坊間的親子丼般「水汪汪」。

▲「玉ひで」的親子丼總令人回味

媽咪的「白レバ親子丼」有雞腎和雞膶,吃了幾口頓然發覺自己吃了幾十年雞腎,到現在才首次發現雞腎原來也可以帶著濃濃的雞味的,感覺一直被騙了。「玉ひで」的親子丼果然沒有讓我們失望,不枉我們排了個幾鐘頭。

両国
飽餐過後,今日繼續昨天的未了緣,繼續「東京下町散步」,特意選了一條從未去過的路線,由両国出發,經淺草橋再到藏前,領略不一般的庶民風情。從両国駅步出地面,我們先去就近的「旧安田庭園」逛逛。

旧安田庭園
日本的庭園我們去過不少,著名的有金沢的兼六園和岡山的後樂園,也去過京都寺院旁的小庭園,可是在東京還是第一次逛庭園。

鬧市中的庭園

小小的「旧安田庭園」被高樓大廈包圍著,旁邊的工地還在鑽地施工中,確實大煞風景,不過當我見到佈局優雅的庭園時,也就放鬆了心情,看看白鴿和海鷗追逐,一邊期待三月時在櫻花樹下野餐。

▲情到濃時

「旧安田庭園」最吸引的是大燈籠,其中一個比阿斐還要大幾倍,還有就是真樹和「假樹」情景交融,驟眼看去,Tokyo Sky Tree 隱藏在樹叢中,幾可以假亂真。

▲進入了大人國


相撲博物館
說起両国,自然令人聯想起大相撲,皆因全日本最著名的相撲會場「両国国技館」就設於這裡。今天沒有相撲比賽,我們雖然不能參觀「両国国技館」,但就可以到旁邊的「相撲博物館」參觀。

▲看看「相撲博物館」,又長了見識

自問對相撲認識不深,頂多是小時候玩過任天堂的《大相撲》和看過本木雅弘和竹中直人主演的《五個相撲的少年》,今次來到「相撲博物館」也算是大開眼界。

▲關小姐問為什麼有那麼多「関」字呢?

除了各式各樣的照片和展品外,這一期主期展的主角是五十五代橫綱「北の湖」,講述這個北海道少年如何被老闆娘親手織的襪子打動,闖出一番成就的故事。離開「相撲博物館」,阿斐又認識多了一項日本文化,旅行不正正就是為了增廣見聞嗎?看來我們下次去日本,除了吃喝玩樂也要好好安排一下行程,讓阿斐認識日本不同的文化。

▲又影無聊相

走在両国的街頭上,可以看到一些著名橫綱的銅像,偶爾也會發現一兩個噸位十足的「力士」路過,心想除了相撲火鍋外,這裡的老麥份量會否也大一點呢?

▲這位力士還是瘦了點,多吃碗飯吧!

今天的氣溫不算低,約十度左右,可是當我們步上両国橋,準備過隅田川時,卻被狂風吹得頭痛,只能邊吃著西北風邊前進。

柳橋
過隅田川後就來到了柳橋一帶。柳橋橫跨神田川上,現今看到的是於關東大地震後重建的鋼橋。

▲設計有型的柳橋

特別的是,神田川兩岸泊了很多的相信是觀光用的木船,船繫在一些建在岸邊的棚屋,而這些棚屋除了住家外也有商店和旅館,若果在這裡住上一、兩晚,相信也會是個不錯的體驗。

▲神田川上泊了不少觀光船


淺草橋問屋街
行了不一會,我們就來到了淺草橋,此「淺草橋」不同彼「淺草」,兩者相距幾個地鐵站,而淺草橋最著名的就是「淺草橋問屋街」,自江戶時代開始已集合了不少人形、玩具和手工藝店。
可惜的是,淺草橋問屋街和我們想像中的有點出入,原以為會有點似商店街般,兩旁是一間接一間的特色商店,誰知淺草橋問屋街只是一條車來車往的大街,沿途售賣人形和玩具的商店也不多,讓我們有點失望。

▲聖誕快樂!不是過了時嗎?

我們沿著「淺草橋問屋街」走,看見有些店舖正忙著準備櫻花季節用的塑膠櫻花,阿斐則被大型的 Star Wars 氫氣球吸引了,可惜買了也得物無所用。

鳥越神社
繼淺草橋之後就是島越,我們先探訪一下鳥越神社。這座建於七世紀的神社雖然只有我們幾位「善信」,冷冷清清的,但卻帶有一份莊嚴的感覺。

▲寧靜的鳥越神社

▲神社也來預祝東京奧運成功


鳥越おかず橫丁
距離鳥越神社不遠處是一條長二百多米的商店街「鳥越おかず橫丁」。原以為黃昏時份,歐巴桑們會忙著買餸,市場會洋溢一片熱鬧的叫賣聲,誰知與鳥越神社同樣感覺冷清。

▲出奇地冷清的商店街「鳥越おかず橫丁」

「鳥越おかず橫丁」上營業的店舖不多,只有幾檔賣菜、賣肉、賣酒和賣麵豉的,行人也不多見,只有小貓三四隻,與去年到過的谷中銀座完全是兩個世界,不過也許這才是真正東京的下町風情呢!

▲懷舊的酒舖


藏前問屋街
在「鳥越おかず橫丁」行了沒多久,我們就拆返往下一站「藏前問屋街」。藏前問屋街是懷舊玩具店的天下,不過有些是批發的,零售免問,也有些寫著小朋友不能獨自進入的。其實我們剛才也看到有間布店謝絕 BB 車、小孩和閒逛的,擺明不招呼「攪攪震冇幫襯的」,做生意也做得有性格,令我們十分欣賞。

▲這一帶玩具店發售的玩具,相信很多都星阿斐未見過的

我們去到其中一間玩具店,發現有不少懷舊玩具,其中有 1992 年發售,Han Solo 被冰封的 figure 和不少《星戰前傳》的玩具,若是愛此道著,肯定愛不惜手。

▲被冰封前後的 Han Solo

阿斐忽然問我們︰「店裡不是賣懷舊玩具的嗎?為何也有此新玩具呢?」小姐要知道舊玩具賣一件少一件,不入些新貨又何來有貨賣呢?

我們不知不覺已行了三個多小時,大家早已「行到腳跛」,難得阿斐一點也沒抱怨,還幫我們背著重甸甸的熏雞,非常抵讚。事實上阿斐去什麼地方也感興緻勃勃,吃什麼也沒有所謂,這亦是我們愛帶她到處遊盪的原因,否則麻麻煩煩的,爸媽自然也不會帶她去這去那。

▲離開前走到隅田川畔回望 Tokyo Sky Tree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