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30日星期三

2016 東京と千葉花の季節(十一)~東京のさくら@千鳥ヶ淵

DAY5(上)~『東京都』九段下 (千鳥ヶ淵、靖國神社、靖國通り)→飯田橋→後樂園 (小石川後樂園)
不經不覺又來到了行程的最後一天,還有大半天的時間,自然要去繼續追櫻。阿斐和媽咪當然不會陪我去「晨運」,只好將 check-out 和收拾行李的重任交給她們,下午在渋谷再見。
未夠七點,「孤獨的攝影家」又孤身上路,首個目標是位於九段下的「千鳥ヶ淵」。為省時間,今早特意選乘 JR 上野東京ライン (上野東京 line),由品川到東京駅之間只停新橋,八分鐘就能到達,比山手線起碼快了一倍 (其實我是今次才首次發現這條上野東京ライン,枉稱鉄道達人)。
在東京駅遇上了剛開舖的蕎麥麵店,基於以往有太多捱著餓影相的經驗,所以今次吃碗蕎麥麵才出發。

九段下‧牛ヶ渕
轉乘 Tokyo Metro 東西線,不一會就到達了九段下駅。千鳥ヶ淵是江戶時代擴建江戶城時挖掘出來的護城河,現今兩岸種遍櫻花,是東京最具人氣的賞櫻熱點之一,每年賞櫻季節會吸引到近一百萬名遊客。
步出九段下駅,首先出現的是千鳥ヶ淵的「鄰居」,另一道護城河牛ヶ渕。牛ヶ渕最特別是岸邊長了一棵「孤零零」的櫻花樹,與水中的倒影「對影成一雙」,十分有詩意。

▲牛ヶ渕的櫻花樹



千鳥ヶ淵
經過牛ヶ渕,就來到了北の丸公園的田安門前,田安門另一邊的護城河,就是我要探訪的千鳥ヶ淵。千鳥ヶ淵有幾棵生長在河畔的染井吉野櫻,枝葉幾乎貼著水面生長,形態優美,盛放的櫻花加上有點陽光和藍天,讓我一直影了幾十張照片才捨得離開。

▲是日最美麗的櫻花

進入北の丸公園,沿著千鳥ヶ淵沿岸的千鳥ヶ淵綠道走,以為會有無數盛開的櫻花「列隊」恭迎我來,誰知情況只能以「慘不忍睹」來形容,櫻花幾乎全部都只開到兩、三分的程度,剛才在門口所見的,已是整個千鳥ヶ淵唯一幾棵盛開的櫻花,令我大失所望。

▲北の丸公園的田安門

▲千鳥ヶ淵綠道旁的櫻花

去到南面的代官町通り,情況稍為好一點,起碼有些不同品種,粉紅的、白色的櫻花,不過就在此時,又迎接了今天第二次的「打擊」,就是天色開始轉陰,說好的陽光消失了,換上了密雲,天氣報告果然不能盡信。

▲代官町通り

▲陽光下的櫻花層次亦顯得豐富

追櫻大計接連受到打擊,心中少不免有點氣餒,索性什麼地方也不去,坐下來看晨運人士緩跑算了。

▲紅磚建築東京国立近代美術館工芸館

坐夠了,行程還是要繼續,來到了千鳥ヶ淵的對岸,這邊設有小艇的碼頭,由於泛舟遊千鳥ヶ淵是遊客們指定動作,因此雖然租艇的店尚未開工,但門口早已排了幾十人。比起對岸的千鳥ヶ淵綠道,碼頭這一邊滿是遊客,兩岸的大媽們合力將寧靜的千鳥ヶ淵變成了街市,看來還是走為上著。

▲泛舟千鳥ヶ淵上是遊客們的指定動作


靖國神社
千鳥ヶ淵不遠處就是靖國神社,這是我從未去過,亦不太想踏足的景點,今次去當然不是為了參拜,而是為了一看代表著東京櫻花的「標本木」。

▲靖國神社內的第二鳥居

靖國神社內栽種了一棵染井吉野櫻,東京氣象台就是以此「標本木」的開花程度來宣告東京櫻花的開花狀況,因此可說是東京最重要的一棵櫻花樹。明明上星期從網上看到「標本木」已經開花,通常櫻花開花一星期後就滿開,可是這位「標本木」小姐似乎仍是懶洋洋的,開了七天竟然還只有三、四分程度,實在令人氣憤。

▲東京櫻花的「標本木」

看完「標本木」,就去看看神社的「拜殿」和「本殿」。留心細看,發現參拜人士有老有嫩,有年青的情侶、有跟著父母、祖父母來的小朋友,究竟他們明白參拜的意義嗎?希望他們謹記要悼念的不只是發起戰爭的人和被無辜推上戰場的日本人,還有其他國家千千萬萬被戰火牽連和被奪去生命的平民百姓。

▲拜殿


靖國通り
至於櫻花方面,靖國神社和千鳥ヶ淵同樣令人失望,反而神社外面靖國通り兩旁的櫻花卻開得非常燦爛,是令人意想不到的驚喜。

▲想不到此行最美麗的櫻花出現在馬路旁

▲生長在鬧市中的櫻花

看著街道兩旁滿是盛開的染井吉野櫻,到這一刻我才能深深感受到櫻花盛放的威力,馬上打消返回九段下駅的計劃,繼續沿著靖國通り追尋美麗的櫻花。

▲太陽伯伯也來湊湊熱鬧

行得累了,於是走進了 CAFE de CRIE 坐坐,邊喝著「櫻花宇治抹茶 latte」邊賞櫻,度過了一段悠閑的時光。

▲喝一杯櫻花

每逢陰天、雨天彷彿就是我放慢腳步的時候,有時想想,既然幾乎每年都會來日本賞櫻,又何用強迫自己去跑一個又一個的景點呢?也許隨遇而安,甚至拋開相機才是最佳賞櫻方法。

外壕公園
小休過後,沿著 JR 中央線和總武線的火車軌旁的外壕公園前往飯田橋。這裡櫻花不多,勉強能找到一兩個位來張櫻花和電車來張合照。

▲電車男又出動

緩步前行,偶爾會看見一群群戴著黃帽、橙帽的幼稚園生,看來他們的「戶外學習」是看櫻花,十分幸福。也許日本人和外國人根本不會明白香港人的苦況,覺得可以優哉悠哉地欣賞眼前美景是理所當然的,試想想,當大棠楓香樹變色就馬上逼爆,假期想去轉長洲就預備要同過千人一齊逼渡輪,想想也令人卻步。

飯田橋
來到了飯田橋,今次東京之行彷彿是我的「回憶之旅」,重遊了很多中學時第一次來東京去過的地方,先是入住品川的 Grand Prince New Takanawa Hotel,接著去探訪鎌倉大佛,最後還要來到當年入住的青年旅社所在的飯田橋,那時在車站旁吃美味鰻魚飯的情景還歷歷在目。

Tokyo Dome
追櫻行最後一站是小石川後樂園,一直以為後來園這邊只有 Tokyo Dome 和 遊樂場 Tokyo Dome City Attractions,殊不知竟隱藏了一個有幾百年歷史的庭園。

▲還未有機會一到 Tokyo Dome City Attractions

路過 Tokyo Dome,人頭湧湧的,心想就算看演唱會也沒有那麼早吧!原來是排隊買演唱會產品的,真佩服日本人追偶像的熱情。

▲東京巨蛋晨早流流就人頭湧湧


小石川後樂園
小石川後樂園的名字有說是出自范仲淹《岳陽樓記》的「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的樂而樂」,也有說是出自孟子《孟子梁惠王上》的「賢者而後樂此」,我也無意思去深究,反正「後樂園」在我心中一早就被定位為遊樂場 (因為 Tokyo Dome City Attractions 以前就是稱為「後樂園」)。

▲原來入口距離飯田橋不遠,早知不用坐地鐵去後樂園駅

買過了門票,進入小石川後樂園範圍,發現垂枝櫻確是滿開,但只有疏疏落落的寥寥數棵,和我預期的有頗大出入,加上天色欠佳,讓我連僅餘的動力也失去了,結果就在石櫈上小睡了半小時才開始行動。

▲疏落的花朵,今人聯想到聖誕燈飾

▲幾朵小花

循例地環繞小石川後樂園行了一圈,發現原來有這裡也有西湖堤、小廬山、通天橋、渡月橋,不過好端端的為什麼要用人家的名呢?令我對它的印象進一步打了折扣。

▲渡月橋?

其實小石川後樂園的景色還算不錯,一心來追櫻就注定失望而回。然而,在園內呼吸著清新的空氣,看看人家人餵餵魚、餵餵鴨,羨慕一下 OL 和上班族可以拿著弁當野餐,也是一件賞心樂事。

▲園內最有特色的是円月橋


告別小石川後樂園,今次的東京追櫻之行就此作結,雖然看不到真正盛開的櫻花,可是油菜花卻為我帶來了驚喜,都算心滿意足,不知道下一年有沒有機會再來東京追櫻呢?

▲外星人基地?原來是都營地下鉄飯田橋駅


《2016 東京と千葉花の季節》
2016 東京と千葉花の季節(最終回)~再嘗美味燒肉@焼肉トラジ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