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28日星期四

2016 新潟‧山梨尋味の旅(十一)~山梨縣摘桃記

DAY6(上)~『山梨縣』甲府→勝沼 (シャトー‧メルシャン)→一宮 (見晴し園、浅間園)→鳴沢 (鳴沢冰穴)→河口湖
甲府
晨早五點幾起床看看天色,雖然沒有下雨但仍多雲,河口湖睇日出大計又告吹。看不到日出彷彿已成為了是次行程的指定動作,自加拿大起,我們就一直與日出無緣,因此已沒有興致再去失望。
酒店雖然房間和服務一般,可是早餐卻非常豐富,令我們喜出望外。熱食的選擇多,有咖喱飯、炒蛋和炸雞等,另外還有生雞蛋,正好可以讓我們自製至愛蔥蛋飯。
然而,大家吃得太高興,個個捧著肚子,似乎忘記了今日第一個節目是就摘挑,只好改改行程,雖然「晨早流流」飲酒有點怪,還是先去位於勝沼的葡萄酒莊「シャトー‧メルシャン」(Château Mercian)。
由甲府前往勝沼途中,路邊是一個接一個的中古車場,原來「鄉下大叔」專用的小車一萬円就有交易,抵到爛!

シャトー‧メルシャン
山梨縣是日本葡萄酒之鄉,而「シャトー‧メルシャン」就是日本其中一個最大、最有名氣的酒莊,出產的葡萄酒獲獎無數、享譽國際。

▲看似美味的葡萄,可惜只能遠觀


雖然「シャトー‧メルシャン」設有導賞團,可以參觀釀酒過程,不過團友們先後去過法國和意大利的酒莊,相信都是大同小異,寧靜選擇隨意漫步於葡萄架下。

▲吃不到的葡萄

▲柔和的陽下

之後,我們參觀了「ワイン資料館」(Wine 資料館),據說這裡是日本現存最古老的木造釀酒廠,展出了日本最古老的葡萄酒和釀酒工具,還有我們最愛看的陳年廣告和大酒桶。

▲超級巨型的酒桶

▲曾幾何時在香港也經常看到類似的廣告

接著就是重頭戲 - 試酒,今次行程我們先後去過新潟試飲米酒和在白州看過了威士忌博物館,今日就輪到紅酒和白酒。
由於今日的當值司機大佬是我,唯有將重任交給幾位團友。試酒的價錢由每杯一百円起,團友們就選了七百円的 set,可以試飲三款產於 2014 年的酒,包括了 Mariko Vineyard Chardonnay、Mariko Vineyard Sauvignon Blanc 和 Mariko Vineyard Rosé,而媽咪還另外加錢試飲人氣度 No.1 的 Château Mercian Hokushin Cardonnay Midnight Harvest 2014。

▲試酒時間

根據扮「專家」們的報告,幾款酒的味道一般,反而阿斐試飲的葡萄汁就最為美味呢!

▲小姐也試飲葡萄汁


見晴し園
下一站是大家期待已久的「もも狩り」(摘桃),目的地是位於一宮的「見晴し園」。可是,當我們去到「見晴し園」時,大家都不禁打了個突,因為園內早已泊了幾輛旅遊車,日本大叔大媽佔據了商店,另一邊的餐廳已經 set 好了會席,讓我們還以為自己去了吃盆菜宴。
見勢色不對,反正有「もも狩り」的又不只「見晴し園」一家,大家於是馬上打起退堂鼓,轉場去附近的「浅間園」。

浅間園
來到「浅間園」,少了吵鬧的旅行團,感覺明顯良好得多。「もも狩り食べ放題」每位 ¥1400,可以於一小時內任食桃,付過了錢,大家就拿著盤子,磨刀霍霍,準備大吃一餐。
經過一輪視察,發現園內的桃似乎所剩無幾,有些剩下幾個,有些甚至已被摘光,和我們的期望有點出入。

▲餘下的桃不多,與期望有點落差

細看之下,園內其實有兩個不同品種的桃,分別是「浅間白桃」和「白鳳」,各自品嚐過後,大家一致裁定「白鳳」較香又較甜,因此就成為們主要的「狙擊」目標。

▲這兩個還不錯!

阿斐看見我們忙著吃桃,自顧不暇,於是就索性自己爬梯去摘,還拿起刀子,自己動手削起皮來。

▲擇肥而噬

▲來一個吧!

「賽後」總結,吃得最多桃的竟然是阿斐,我們平均只吃到四、五個,可是阿斐一個人就吃了六個,可謂值回票價。

▲摘桃是小姐最期待的節目

▲又香又甜

離開「浅間園」前的指定活動當然是行商店,看見一些看來更香甜的桃自然忍不住手,可惜我們在日本還有幾天行程,放幾天才帶回香港恐怕會腐爛,所以只能忍手地買了幾個。另一邊廂,不容易壞的桃啫喱就成為了入貨對象,尤其是阿佳和 Angel 更是大手買入。

河口湖
時近中午,我們終於開始今日的觀光行程,首個目標是在河口湖遠眺富士山。途經便利店,由於司機大佬太眼瞓,決定小休一會,順這買罐咖啡提提神。
阿斐發現了便利店有售花火,立刻兩眼發光,因為這代表著河口湖這一帶可以玩花火,幸好我們沒有把花火留在酒店,今晚一於就在河口湖畔舉行「阿斐私人花火大會」吧!

鳴沢冰穴
爬完一輪山路,來到富士五湖之一的河口湖時,遺憾地天色又轉差,不單看不到富士山,還下起雨來。既然天公不做美,我們就改為先進行室內活動,就是去看「鳴沢冰穴」。

▲來到了鳴沢冰穴

▲路邊的小花

鳴沢冰穴位於傳說中的自殺性地「青木ヶ原樹海」東面 (雖然我們都想探訪一下青木ヶ原樹海,可是就總是提不起勇氣呢!),據說冰穴其實是 864 年火山爆發後的溶岩形成的地下洞窟。
泊好了車,披上風衣後,我們就準備深入地底探索。據說鳴沢冰穴的氣溫只有 3 度,難怪我們一進入冰穴範圍後,馬上就感到一陣陣寒意襲來,只好拉緊風衣,繼續前進。

▲向地底進發

經過一段樓梯後,我們來到了個露天的大地穴,抬高向上看去,圍繞著地穴的是一棵棵幾十高的大樹,情景震撼。

▲巨大的地洞

▲巨樹盤踞著洞頂

繼續深入地底,接著是一段僅高 91 厘米的溶岩隧道,連阿斐也要彎腰才能通過,更何況其他團友們呢?大家只能像鴨仔般前進,然而,撞到頭的可不是「神高神大」的阿佳,而是由一向以「論盡」出名的媽咪大熱勝出,果然有其女必有其母!

▲溶岩隧道

溶岩隧道的盡頭是「地獄穴」,傳說可直通「江ノ島」,剛好近排阿斐常常說要去湘南海岸扮櫻木花道,也許可以走捷徑試試!
再下來就是冰穴的重頭戲「冰の壁」和「冰柱」,由一塊塊冰塊堆砌成的「冰の壁」沒甚特別,而由水滴形的天氣冰柱群有些直徑可達 50 厘米、高 3 米,不禁令我們嘖嘖稱奇。

▲「冰の壁」和後面的「冰柱」

來回了一轉地獄,我們又折返人間,迎接著我們的又是三十幾度的汽溫。

オルソンさんのいちご
輾轉間又到了午飯時間,翻一下旅遊書,似乎河口湖一帶都是以西餐為主,於是就選了「木ノ花美術館」附設的餐廳「オルソンさんのいちご」(Olsson’s Strawberry)。

▲童話般的河口湖木ノ花美術館

Olsson’s Strawberry 和木ノ花美術館被鮮花環抱,奪目動人,不過大家似乎無心欣賞,急不及待地醫肚,只有我一個人在花園閒逛。

▲躲在鮮花後面的 Olsson’s Strawberry

▲露天庭園


阿斐今日吃得十分清淡,只點了個燒三文魚,而我就繼昨日之後繼續吃漢堡,試試使用上 100% 甲州牛肉的「甲州牛のハンバーグステーキ」。

▲簡簡單單的燒三文魚

▲甲州牛漢堡扒


《2016 新潟‧山梨尋味の旅》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