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25日星期日

2016 冬の大阪‧福井紀行(六)~霜降り近江牛すき焼き@長浜

DAY3(下)~『福井縣』越前海岸→『滋賀縣』長浜 →『大阪府』東大阪 (瓢箪山)
越前海岸
吃過了越前蟹和找到了水仙花,我們在越前海岸的任務亦已結束,可以踏上歸途。我們沿著越前海岸一直向南走,看著夕陽徐徐地落下,四周的景物,馬路、山嶺、樹木等均慢慢的染上了金光,浪漫又動人。

▲一邊走,一邊看著夕陽西下


在趕路的同時,我們途中也會找些地方停車看看,感受一下夕陽與日本海「雙劍合璧」的威力。可惜的是,我們要走的路仍然漫長,未能目送夕陽沉入大海就離開了越前海岸。

▲日本海的日落

▲快將要告別越前海岸


長浜‧Aeon Mall
當我們抵達下一個目的地,就是位於琵琶湖畔的長浜時,又已經是夜幕低垂時。看看錶,只不過是五點半,肚子內的越前蟹還未消化,吃晚飯嫌太早,琵琶湖又看不到,最佳節目莫過於 shopping,因此我們就先去市郊的 Aeon Mall 逛逛。
去到 Aeon Mall,最興奮的是阿斐,因為她又可以去 100 円店「Seria」狂掃「無聊嘢」!阿斐拉著媽咪一溜煙地消失了,剩下我一個人漫無目的地閒逛,唯有去書店「打書釘」,順道買本長崎的旅遊書,為下一個旅程作準備 (說是下一個旅程,其實只是幾日後的事,今個聖誕假期可真瘋狂呢!)。
去到玩具部,無意間發現了朋友托我買的「迷你版紅白機」,還只售 ¥6458,價錢比香港便宜了一大截,自然「有買趁手」。原本想多買一部自用,但原來每人只限買一部,兼且就算我買了亦肯定沒有時間玩,唯有放棄吧。

▲大熱的「迷你版紅白機」,聽說東京和大阪也賣到斷市

匯合兩位小姐,阿斐原來一直都待在「Seria」,最後合共買了二十一件貨品,當中包括了玩具眼鏡和忍者面罩等,果然有夠無聊呢!
我們之所以會選擇前來長浜,部份原因是想看看琵琶湖,但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吃」。吃了兩天蟹,今晚大家都想吃點肉,而當一想到肉,自然就會想起這一帶最有名的「近江牛」。
我們於七點鐘到達長浜的市中心,原以為這一帶是遊客區,應該是人來人往,熱鬧非常的,誰不知人影也不多見一個,水盡鵝飛,還以為已經是晚上十一、二時呢。去到了近江牛名店「毛利志満」,只不過七點多就竟說巳打烊,鄉下果然是鄉下!

せんなり亭近江肉‧橙
幸好「毛利志満」附近還有一些近江牛專門店,而我們就選了其中一間「せんなり亭近江肉‧橙」。近江牛是生長於滋賀縣的黑毛和牛,原來已經有四百年歷史,是日本「三大和牛」之一,與神戶牛、松阪牛平起平坐,質素可想而知。

▲近江牛專門店「せんなり亭近江肉‧橙」

「せんなり亭近江肉‧橙」這裡有「すき焼き」(sukiyaki)、「茶しゃぶ」(茶 shabu shabu) 和「ステーキ」(steak) 三種主要料理。媽咪愛吃「ステーキ」,而我和阿斐就想吃「すき焼き」,我選了「最上霜降り肉」,阿斐就選便宜的「赤身」,但原來「すき焼き」要二人前起,阿斐唯有「被逼」和我一起吃「最上霜降り肉」,真是難為了小姐!
由於我們點的是套餐,因此就包括了頭盆和甜品等。頭盆有河豚豆腐 (如果我們沒有聽錯的話)、琵琶湖的小魚和自家製火腿,每道都十分精緻味美,而那一塊小小的味噌牛肉,牛味十足,令大家回味無窮,食家阿斐在幾天後仍然懷念著它的美味。

▲意想不到的驚喜

媽咪的「トロステーキ」(toro steak) 先上場,單看賣相已經相當吸引,吃落更是入口即融,牛味香濃,媲美松阪牛。

▲Toro steak set 和追加的「リブロース」(rib roast)

至於我和阿斐的「最上霜降り肉」色澤鮮明,「雪花」分佈有致,一看就知道是極品,而且份量也不少,每人有三大片 (150g)。

▲最上級的「最上霜降り肉」

侍應姨姨怕我們不會弄,於是就細心地為我們燒肉又燒野菜,還嫌我們的蛋汁打得不夠均勻,差點要動手幫我們處理,十分攪笑。

▲新鮮香甜的野菜和豆腐

▲我認為只有上級牛肉才適合「すき焼き」

柔軟的近江牛沾上了甜甜的醬汁和濃濃的蛋汁,剛好抵消了牛肉的肥膩感,果然是絕妙的組合,相信即使再多幾塊也吃得下。

▲沾些蛋汁吃就最美味

▲「二人前」すき焼き

「せんなり亭近江肉‧橙」的頭盆和近江牛都讓我們回味非常,就連甜品也毫不遜色,果然「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甜品是芝麻布甸

今餐我們雖然各點了一個套餐,但又追加牛肉又追加壽司,結果埋單超過三萬円,想起剛才吃完越前蟹時不是說要收斂一點嗎?看來「收斂」一詞並不適用於美食身上呢!

黑壁スクエア
吃過了近江牛,我們就散散步,看看長浜一些明治時代的建築,例如是「黑壁スクエア」和「旧開知学校」等,都各具特色,可惜我們來得太晚,未有機會入內參觀。

▲「黑壁スクエア」是長浜的名勝之一

▲「旧開知学校」現在好像是一間餐廳

之後,我們又展開兩小時的黑夜飛車,高速公路經過的大多是荒山野嶺,幾乎全無街燈,全靠車頭燈來照明,十分刺激。當經過京都後,四周的燈光才漸多,終於讓我們感到回歸了現實。

東大阪

我們今晚又入住好友 Ricky 的 apartment,雖然只離開了一晚,但不知為何,我們總覺得離開了一段長時間,也許是 apartment 有一種「家」的感覺吧!在車上養足了精神的阿斐自然精力充沛,拿起筆開始寫 blog,直到一點才捨得入睡,看來不久將來可以取代我做寫手,那麼我就可以輕鬆一下呢!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