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25日星期二

2017 上天下海遊澳洲大堡礁(十二)~Coral Sea 上的美麗小島@Magnetic Island

DAY7()~AustraliaIngham→Townsville→Magnetic Island
 Townsville
我們在 Ingham 吃過了午餐就繼續前進,朝著下一站 Townsville 進發。一路上,烏雲變成了白雲,接著白雲亦漸漸告退,等待著我們的又是一片晴空萬里,Townsville 據說一年有二百多日的晴天,果然沒有讓我們失望!
我們今次沒有時間在 Townsville 觀光,原因是要去碼頭趕船。我們打算乘坐下午三時四十五分開出,前往 Magnetic Island 的渡輪,可是我們三點半才到達碼頭,幸好大家一向行動迅速,馬上分頭行事,卸下了行李後,我去泊車,團友們則去買船票和泊車券。售票的姐姐亦十分友善,知道我們要趕船,還答應幫我們把泊車券放在車頭上。
Townsville 前往 Magnetic Island 約需 25 分鐘,不過渡輪外表有點似遊艇,感覺怪怪的。

▲白雲就像在天空展翅的飛鳥


上船後,阿斐自然拉著我坐船頂,留下了媽咪在舅公在下層照顧行李。起初渡輪在內港緩緩前進,看見旁邊的碼頭竟泊了一艘澳洲海軍的直升機航空母艦「HMAS Canberra」號,體積巨大,甚有氣勢,可惜艦上未見戰鬥直昇機的踪影,未能一睹其風采。

▲直升機航空母艦「HMAS Canberra」號

看見眼前的航空母艦,身處 Coral Sea 之中,不禁讓我想起二戰時的一場著名戰役~「珊瑚海戰役」。
珊瑚海戰役」是歷史上首次純粹以艦載機出擊的海戰 (雙方戰艦由始至終都沒有見過對方),美日兩軍都損失了不少戰機和航空母艦,發生的地點當然與我們現正身處的位置相距十萬八千里 (其實只是一千多公里),可是卻是一場對後來局勢發展影響深遠的戰役,可說是美國海軍扭轉太平洋形勢的關鍵之戰。
剛剛在內港時風平浪靜,但一出大海可不是說笑,讓我的思路由 1942 年一下子回歸了現實。

▲目標在望

船速快加上風勢強勁,簡直就是狂風亂舞,媲美剛才 skydiving 時的 free fall,讓我們不單站不穩,拿著電話影相也要小心奕奕,以免被強風吹走。

▲進入內港,馬上變得風平浪靜


Magnetic Island
玩完了「海上過山車」,我們就來到了 Magnetic IslandMagnetic Island 給我們的第一個感覺是有點似愉景灣,而事實上,島上亦有不少居民每天會坐船到 Townsville 上班。我們人生路不熟,又拖著大小行李,因此特地選了一間位於碼頭旁邊的酒店「Peppers Blue on Blue」。

Peppers Blue on Blue
Peppers Blue on Blue 感覺簇新,設備齊全,對我們幾位大鄉里來說更是充滿驚喜,阿斐最愛那個幾十米長的泳池,而我和媽咪則愛 apartment 內的大露台和廚房,各有所好。

▲偌大的泳池

▲我愛廁所!

阿斐看見泳池,早已急不及待,一放下行李就馬上換上泳裝,一溜煙衝去泳池暢泳。其實現在是澳洲的冬天,加上時近黃昏,因此池水都有點冷,不過小姐卻一於少理呢!

▲今日包場

泳池中有一些浮水棒,明明懂得游水的阿斐卻愛扮小朋友,抱著浮水棒游來游去,說是游水,其實只是玩水吧!

▲水溫只有十來度,不過阿斐仍然玩得盡興

媽咪和舅公陪阿斐游水,我就去外面視察一下環境,為明天的行程作好準備。Magnetic Island 有一些 scenic walks,除了看風景,更有機會遇上野生的樹熊,不過我們明天只得一個上午,大家還是想去浮潛多一點。

▲漫步於黃昏下

酒店附近的 Nelly Bay 和另一個海灘 Geoffrey Bay 均設有「snorkel trail」,可以沿著設計好的路線去浮潛。

▲回看 Peppers Blue on Blue

去到鎮上,先去酒店員工推介的小店「Fish’n N Fuel’n」看看,買到了浮潛時掛在身上的「snorkelling map」。想租用裝備,發現只有蛙鞋,卻沒有 wet suit 出租,不禁有點擔心,還是明天去實地考察一下才作決定。

▲水上活動專門店「Fish’n N Fuel’n

Magnetic Island 說大不大,但徒步遊覽卻是件不可能的任務,因此遊客們都會租一輛貌似玩具車的開篷車仔代步,可惜碼頭旁的租車公司剛好關門,又要留待明天再算。

▲浮雲像棉花

看見 apartment 有廚房,阿斐就自告奮勇,說要親自下廚煮芝士牛柳粒,於是兩位小姐就去旁邊的超級市場採購,我和舅公則負責等食,坐享其成。
小姐們買來了罐頭湯、蒜茸包、兩大 pack 牛柳、腸仔和飲品,合共只需 AUD $70,肯定比外出吃晚餐便宜得多。
剛才還說要親自下廚的「大廚」阿斐,其實只負責切肉,說是怕被油濺到,結果還是由媽咪操刀。

▲大廚原來只負責切肉

澳洲牛肉果然名不虛傳,就算是超市貨色也不能小覷,又香、又腍、又有牛味,好像隨便找一塊都比得上香港餐廳的級數。

▲芝士牛柳粒


apartment 指定動作是玩「鋤大弟」,因此飯後我又開局。玩了一會,原來幾位都有興趣學玩橋牌,於是我就憑我僅餘的記憶,勉強教會了團友們基本的玩法,想不到大家都玩得相當投入,看來除了「鋤弟」外,我們又多了一個新活動呢!




2017 上天下海遊澳洲大堡礁》
2017 上天下海遊澳洲大堡礁(最終回)~踏上歸途,Bye Bye Sydney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