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2月18日星期日

2018 柬埔寨的微笑(七)~吳哥藝術之最高峰@女王宮

DAY3()~Siem ReapSiem ReapTemples of Angkor (Banteay Srei)
暹粒
由於昨晚一致裁定今早不去看日出,大家舒舒服服地睡了一覺,七點幾才「施施然」起床。Buffet 愛好者阿斐想去吃酒店早餐,不過我和媽咪卻想試試地道早點,於是就出動覓食。

Ly Ly Restaurant
我們按著旅遊書介紹,找到了 Ly Ly Restaurant,裝潢果然夠地道,環境「企理」,不過就有點大陸 feelLy Ly Restaurant 最讓我們欣賞的,是有河粉和炒麵供應,始終平時吃慣香港茶餐廳的公仔麵、米粉、通粉,有機會自然想轉轉口味。

▲簡單又美味的地道早餐


阿斐和媽咪分別點了牛肉和雞肉河粉,湯底和河粉不錯,可是雞肉有點似吃剩的肉碎,感覺一般,反而牛河就相當有驚喜,除了牛肉還有彈牙牛丸,相當美味。

▲肉絲炒麵

至於我點的炒麵就不過不失,但後來追加的 luck lack beef and bread 就讓我們讚不住口,被食家們評為是日美味之選。
Luck lack beef 有點似炆牛腩,牛肉又香又腍,然而那個法包才是「精粹」所在,既香又脆,比香港麵包店出色不在講,媽咪更說可媲美 Paris boulangerie 的出品!

▲炆牛腩配超好味法包

這一餐只需 USD 13,十分抵吃,難得是驚喜連連,完全超出預期的法包,還有要用杯盛載的「高級版」楊協成涼粉爽和「吸睛」非常的濃妝男侍應呢!
回到酒店,小范亦準時出現,於是我們就正式展開第三天,同時亦是最後一天的吳哥窟之旅。
我們今早先前往距離暹粒三十多公里的「女王宮」,由於車程頗長,兩位小姐一上車就呼呼大睡,而我就和小范「吹吹水」,得知他是一位虔誠的佛教徒 (難怪有股正義感,每當看到遊客們做出不當行為就會當面指責),還有就是每當談到車就最興奮,想不到在柬埔寨買輛二手車一點也不便宜,甚至比香港還要貴呢!
前往女王宮的公路在「紅色高棉」時代,不但兩旁沒有人居住,而且還埋下了不少地雷,現在卻一點也不荒涼,除了民居和農田,間中亦會出現商店和小鎮。
沿途看見不少棕櫚樹,據小范所說,柬埔寨人視棕櫚樹為寶,因為除了可以食用,還可以取棕糖、釀酒,甚至用來蓋房子。

女王宮 (Banteay Srei)
經過約一小時十五分鐘的車程,我們終於到達了女王宮。職員查票時,看見阿斐「高頭大馬」,當然要查看一下她的證件,發現阿斐竟然只得十歲,卻比他高出半個頭,因此一臉不爽的,情景十分有趣。
路上有位賣棕糖水的小販,小范剛才在車上講得興起,現在又「攪攪震」,拿著人家的「生財工具」棕櫚果講解怎樣取棕糖。小販當然十分無奈,不過總好過白企一天也沒有人理會,而事實上不單我們「幫襯」他買了一杯,小范亦間接幫他吸引了二十多人圍觀呢!

▲棕櫚果

棕糖水味道似紅豆水,清甜解渴,單看阿斐一口氣飲了大半杯就知道如何美味。

▲棕糖水真好喝!

「女王宮」(Banteay Srei) 又稱為「班迭絲雷廟」,於公元 967 年建成 (也有說是由 967 年開始興建)。有別於吳哥窟的其他寺廟,有說女王宮是國王「羅貞陀羅跋摩二世」(Rajendravarman) 賞賜給國師「耶若婆羅訶」(Yajnavaraha) 的修院,也有說女王宮根本就是由耶若婆羅訶所建造的,無論如何,總之可以肯定的,就是女王宮並不是國王的寺廟。
柬埔寨語中,「Banteay」是「城堡」,而「Srei」則是女性的意思,可是由於廟內供奉的是濕婆和毗濕奴,與女性和宮殿無關,故此「女王宮」名字的由來,估計是現代人基於它的「矯小」及巧奪天工的裝飾和浮雕而命名的。
當我們來到了女王宮的東參道時,馬上被其亮麗奪目的外觀吸引著,相信是由於女王宮以粉紅色的砂岩所建成,再加上烈日當空下,色彩自然更顯得豐富。

▲因陀羅與愛羅婆多

樓門部份已經倒塌了,不過樓門上的山形牆卻仍然相當完整,雖然經歷過千百年來的風吹雨打,但仍然可以清楚看到坐在愛騎三頭象愛羅婆多上的「因陀羅」(Indra)
然而,讓我們更感興趣的,反而是旁邊像「畫框」般的窗框,絕對是「呃 like」取景的好地方。

▲畫中人

沿著兩旁插滿了「林迦」參道走,小范帶領我們走到其中一座藏經閣的山形牆看看,並說了一個有趣的故事。
小范先讓我們猜猜浮雕上兩位主角孰正孰邪,然後就將故事娓娓道來。話說從前,一位名為「希蘭亞卡希普」(Hiranyakasipu) 的阿修羅,降生於世上後並成為了國王。因為他的刻苦修行感動了「梵天」(Brahma),於是梵天就達成他的四個願望,就是在室內或室外、日天或黑夜、在地上或天上,無論是人、神、魔、獸又或是武器都不能傷害他。

▲毗濕奴和希蘭亞卡希普

自此,希蘭亞卡希普不但戰無不勝,更開始為非作歹,導致生靈塗炭,甚至連自己的親生兒子都不放過。
毗濕奴終於看不過眼,一怒之下就化身成非人、非神、非魔、非獸,獅身人面的「那羅辛哈」(Narasinha),然後在非白天、非黑夜的黃昏時份,在非室內、非室外的門框下,將希蘭亞卡希普放在大腿上 (非天上、非地下),用不屬於武器的獸爪撕成兩半,就此了結了邪惡的希蘭亞卡希普!
因此,浮雕上面目猙獰的原來是毗濕奴,在下面感覺善良的才是惡人,當真人不可以貌相,媽咪喜愛「胖虎」亦有她的道理呢!

▲女王宮的主殿

再穿過了另一道樓門後,景色豁然開朗,原來我們已經到達了主殿前。先在荷花池畔影過了主殿的全景後,我們就朝著一道美麗的樓門進發。

▲荷花池畔

樓門有兩層的山形牆,形態優雅精巧,巧妙地以菱形圖案作中心,美妙的曲線則向兩側伸延,最後以旋渦狀作結,渾然天成,令人讚嘆!

▲整座樓門就像一件精緻的藝術品

而相比起正面的浮雕,山形牆背面的浮雕刻就更為精彩,保存得亦更完整。只見美麗的「拉克西米」(Laksmi) 坐在毗濕奴的坐騎金翅鳥上,正接受著兩大象用象徵幸福與潔淨的清水祝福,似笑非笑般,形態栩栩如生。

▲拉克西米與金翅鳥

接著,我們就來到了女王宮的核心地帶中央塔群。被圍牆圍繞著的中央塔群,中間有三座南北排列的塔樓,前面則是南、北各一座的藏經閣。

▲北面的藏經閣

北藏經閣上的浮雕描寫了黑天阻止因陀羅降雨的情景,而南藏經閣上的則是濕婆 (Shiva) 燒死愛神伽摩的故事。

▲既像窗也像畫

讓我們感興趣的,是中央樓門上濕婆跳著毀滅之舞的浮雕,小范特別讓我們看看左邊角落的一位醜女。醜女原是一位名為「迦梨迦阿蜜耶」的修羅,因得到梵天的賜福 (又是梵天,果然是「濫好人」呢!),擁有了傾國傾城的美貌。
可是她的美麗卻惹來了災禍,讓眾神為她爭風呷醋、大打出手,最後唯有求濕婆出手,大跳毀滅之舞,讓她變成了一個又老又醜的老太婆,看來梵天賜福予你亦未必是好事呢!

▲濕婆毀滅之舞

我們走著看著,都不禁驚嘆女王宮的浮雕實在細緻傳神,每一幅浮雕都包含著卓絕的成就和精湛的技術,每一幅都是藝術的結晶,難怪女王宮會被稱為「吳哥藝術寶石」。
然而,我們都有一個疑問,就是為什麼女王宮的浮雕可以保持得這麼完整呢?原來女王宮的建材粉紅砂岩特別堅硬,工匠們雕刻時所花的力氣雖然要加倍,但就更容易雕成既層次分明又細緻的作品,而且能經歷時間的考驗,歷久嘗新。

▲守衛神

中央的三座塔是傳統印度教神廟風格,而塔前則分別由獅子、猴子、夜叉和金翅鳥負責守衛著,可惜現在「立入禁止」,只可遠觀而不可近看。

▲被圍牆隔開的中央塔群帶著點點神秘感

▲神猴和獅子?

女王宮於 14 世紀時被荒廢,埋藏了幾百年,直至 1914 年才被法國人發現。到了 1923 年,一名法國探險家「馬爾羅」(André Malraux) 參觀完女王宮後竟「妙手空空」,偷走了被譽為是「東方蒙娜麗莎」的「蒂娃妲」女神像 (Devata),並馬上用牛車運走,幸好後來被海關截獲,物歸原位。

▲「東方蒙娜麗莎」的蒂娃妲

然而諷刺的是,「醜事傳千里」的馬爾羅後來竟然還可以出任法國文化部長,世事可謂無奇不有!

▲中央塔的背面

我們一時走走,一時聽聽故事,不知不覺就走到了女王宮西面的出口。剛才我們參觀時,一直都聽到陣陣的音樂聲,原以為女王宮外正在舉行婚禮 (事緣我們前往女王宮途中,不時都看見結婚場面,相信今天肯定是好日子),但出來看看,卻發現原來是一些地雷受害者所組成的樂團正在演湊。
其實我們昨日在巴肯山已經見過類似的演奏,他們因為碰上了地雷關係,以致失去了手腳,現在總算能憑著自己能力謀生,確實值得我們尊敬。

▲女王宮西面出口

返回女王宮的正門,發現兩旁有些售賣衣服和特產的攤檔,小姐們自然馬上發揮「買物王」本色,旋風般消失於一眾攤檔之中。

▲購物時間

看來小姐們一時三刻都不會回來,我就索性找個樹蔭乘涼,雖然是日氣溫高達三十幾度,但當走到樹蔭下,卻能感受到陣陣涼風,而且熱得來乾爽,不會讓人大汗淋漓,比香港的夏天舒服得多。

▲傳統玩偶

經過一輪殺價後,小姐又買了一套「小吳哥仔」 (比昨日便宜了 USD 1),媽咪亦有斬獲,買了件甚有地道傳統特色的上衣。

媽咪十分欣賞柬埔寨傳統女裝的設計,圖案細緻精美,顏色配搭鮮豔但不落俗套,要不是覺得自己穿起有點似泰國大媽,媽咪應該會大手入貨!而我就覺得,當你喜歡上一個地方,心態自然就會隨之而改變,平時明明看不上眼的衣服也變得好看呢!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