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5日星期四

2018 関東桜の季節(五)~《茨城県篇》の水戸偕樂園‧千波湖

DAY3()~『東京都』大崎、上野→『茨城県』水戸 (桜川、千波湖、偕樂園)
三天東京快閃遊,「話咁快」又來到了最後一日,今晚就要乘凌晨機返港。還有一整天時間,收拾好行李,未夠八點就出發。

大崎駅
今天繼續進行「擱置」了一天的追櫻大計,打算去東京東北面的茨城県。我們在大崎駅分頭行事,買了由上野開出的「ひたち号」(Hitachi ) 指定席車票,小姐們就去買便利店買早餐。
距離列車開出時間只有 35 分鐘,而我們尚要由大崎乘坐山手線前往上野轉車,因此時間都相當緊逼。八點幾正是上班高峰期,好不容易擠上了山手線,阿斐又有機會再體驗滿員電車。
今日的列車比昨晚的更「滿員」,我們連扶手也捉不到,一開車就隨著所有人東歪西倒,不過大家似乎都見怪不怪,相信同樣的劇情每天都上映著。香港車廂的擠逼程度比起日本可說是小巫見大巫,只需看看大部份人還有空間玩手機就可知當中的分別。

上野駅
由於上落車的人多,列車有些誤點,當到達上野駅時只餘下五分鐘時間。因此甫下火車,我們想也不想,發足便跑,以九秒九速度跑到最遠的 16 號月台,幸好阿斐一向訓練有素,不單為我們背著早餐,還是跑得最快的一個,上車後氣也不喘呢!

▲由上野開往茨城県的特急列車「ひたち号」


「ひたち号」座位有點似新幹線,讓我又可以舒適地享受我最喜愛的火車旅行,吃個飯團、欣賞一下風景、不時小睡一會。

▲最愛火車之旅


水戸
個多小時後,我們就到達了茨城県的水戸市,阿斐和媽咪的「佛系旅人」模式又再開動,不去想亦不用知道我們將要去哪裡,緣份到了就自然會看到美麗的景色!

▲水戸駅也相當現代化


桜川
出站後,我們就朝著千波湖進發,途中經過桜川,情況又是預期之中的「慘淡」,大部份的櫻花均已散落,幸好餘下的幾棵尚算開得不錯。

▲離車站不遠的桜川

其實我們遠道來到茨城県,既為賞櫻,也為「集郵」。我和媽咪於 2002 年世界盃時曾經來過茨城県的鹿島,看過意大利對克羅地亞的賽事,當時只是匆匆一瞥,勉強算是來過了,而阿斐則是第一次來到,距離「日本一都一道二府四十三県踏破」的目標又近一步。

▲藍天下的櫻花份外搶眼

▲漫步櫻花樹下

雖然是第一次來水戸,但對我來說水戸其實頗有親切感,因為當年「紅白機」有一個稱為《水戸黄門》的遊戲,可以操控水戸黄門兩位手下佐々木助三郎和渥美格之進到處查案,雖然不懂日文,但仍然玩得樂此不疲,可說是我最愛的紅白機遊戲之一。

▲尚算開得不錯的櫻花


千波湖
沿著桜川走,不久就到達了千波湖。千波湖湖面面積達三十萬平方米,一圈共三千米,比昨日的井の頭池大得多。

▲晴朗的一天

我們其實早已放棄了追櫻的念頭,尤幸今日天氣不錯,湖面倒影著藍天白雲,一邊欣賞著美麗的景致,一邊呼吸著清新的空氣,心情亦無比舒暢。

▲偌大的千波湖

▲千波湖畔也有少許櫻花

我們在湖邊漫步著,忽然看見一條大魚跳了上一堆水草上,之後就動也不動,我們和旁邊的大嬸很為牠擔心,不禁喃喃自語頑張って、頑張って,幸好不一會牠又突然跳回水中,原來只是曬太陽,大家都情不自禁地拍手和輕呼よかった!其實剛才阿斐還想著如何去營救大魚,原來小姐都相當有愛心呢!(可幸魚兒沒有遇到某族群呢!)

▲日光浴

千波湖中除了天鵝水上單車,還有不少白天鵝和黑天鵝 (即是商天鵝?)。白天鵝比較常見,但印象中還是第一次看到黑天鵝。

▲白天鵝

▲白天鵝是否忘記了洗頭?

細看之下,原來黑天鵝的尾巴散開,有點似芭蕾舞的舞衫,形態高貴而優雅,比白天鵝漂亮。其中兩隻黑天鵝在我們前面「放閃」,不斷卿卿我我,甜蜜非常,羨煞旁人。一個有趣的發現,為何白天鵝頸部的毛特別黃,身子的毛卻很白,難道沒有認真洗澡?

▲心心相印

另外,我們也見到一些黑天鵝呆坐在岸上,笑說牠們在「哺蛋」,想不到後來竟然真的發現有天鵝蛋呢!

▲果真是哺蛋呢!

以為阿斐又會想玩水上單車,原來她昨日踩了三十分鐘,慘被「K.O.」,眼看千波湖這麼大,看見也怕怕。
千波湖既沒有滿開的櫻花,景色也不算特別迷人,可是,當你有閒情去細看身邊的小事物,也算是一種幸福呢!
▲假天鵝

▲楊柳飄飄


偕樂園
從千波湖畔過了天橋後就來到了日本三大名園之一的偕樂園。我們先後到過金沢的兼六園、岡山的後樂園,今天終於來到了偕樂園,完成了「日本三大名園制霸」!

▲這一棵大樹原來是櫻花樹呢!

參觀前先去「偕樂園 Rest House」小休一會,原本只想喝杯咖啡,但看見拉麵和蕎麥麵非常吸引,索性就在這裡吃午膳。

▲梅拉麵

小姐們吃完麵仍有點意猷未盡,還買了梅大福餅。其實納豆也是這一帶的名物,不過我就未夠勇氣去試試納豆甜品。
偕樂園的名稱原自《孟子》中「古人以民偕樂為樂,故能盡其樂」,故於 1842 年開園以來,除了是藩主的花園外,也對庶民開放。

▲眺望千波湖

創建偕樂園的藩主德川齊昭喜愛梅花既美麗又實用,因為梅花的果實可製成酸梅,可以用作軍隊和飢荒時的糧食 (但不會越吃越肚餓嗎?),因此偕樂園中共栽有 100 種以上,共 3000 多株梅花樹,是関東地區著名的賞梅勝地。可惜我們遲來一步,不單過了梅花季節,就連櫻花季節也趕不及,只好「望梅輕嘆」!

▲路邊的小黃花

園內的「見晴広場」上有一些修剪到「太空館狀」的草叢,十分有趣,後來發現原來是霧島杜鵑花,只不過要到五月才會開花。
接著參觀「好文亭」,由於梅花的日文別稱「好文」,此亭亦因而得名。好文亭是一間木造的雙層三樓式建築,是德川齊昭招待騷人墨客和民眾賦詩作樂的地方。

▲好文亭

▲阿斐也要寫「好文」呢!

亭內的房間以不同的植物如梅、櫻、荻、紅葉等命名,而每個房間都繪有相應花木,部份畫工精緻,相信是出自名家之手。

▲這一間是紅葉之間


為了保存木造建築的好文亭,我們參觀時要脫掉鞋子,腳踏在木地版上,引得阿斐一邊走一邊投訴「好凍!好凍」,真失禮!參觀期間,我們發現有一些紙窗破了,不禁讓我和媽咪想起阿斐當年在鳥羽旅館弄破人家紙窗的事件,不約而同地會心微笑呢!

▲園林美景

爬上樓梯去到三樓參觀,想不到景色都十分開揚,除了可以看到大半個偕樂園,也可看到對面千波湖和桜山 (好像真的有些開得不錯的櫻花呢!)

▲回看見晴広場

▲桜山的櫻花似乎開得不錯

讓我們驚訝的,是其中一間房間竟有一個小小的「電梯!」,據說是作為運送膳食之用,想不到百多年前的德川齊昭竟然如此有創意!

▲參見將軍!

離開好文亭後 (希望阿斐回去能寫出一些「好文」吧!),我們步進了「孟宗竹林」,據說其中一些竹是由京都移植過來的,難怪有點似嵐山的竹林呢!

▲孟宗竹林


在偕樂園遊走了一圈,感覺上這裡的景色較為偏向自然,不及兼六園和後樂園的精心佈局,也許是缺少了「水」的關係,總覺得與心目的的庭園有少許出入。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